【希绘希】她是龙(END)

Gezelligheid:

迟到的kke生贺,一发完小学生文笔傻白甜
同时也是拖了很久的百粉点文,来自@Стругацкая妹子(爪机不好艾特)的非人类魔幻背景
拖延症粗制滥造没写出感觉望大家不嫌弃


她是龙


绚濑绘里被绑架了。
也许说出来会比较难堪,事实上,她是在旅行途中被绑架的,并且是被一条龙。
她来到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还不到一天,当她误打误撞进入一个冷清的神社,看到了一条蜷缩着打盹的龙后便失去了意识,醒来后便到达了这里。
她环视周围,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林间的小屋。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她警觉地往后缩了缩,她的直觉告诉她是那条龙带自己来到了这。门打开,门外不是她记忆中的那条龙,紫发的少女穿着巫女服,手肘上挂着一个竹篮,里面装的是……蔬菜?
“哈啰。”少女看她醒了,笑眯眯地朝她挥挥手。
“你是谁?这是哪?”绚濑绘里微微松了口气,紫发少女看上去不是个威胁,说不定和她还有着一样的经历。
“你看到咱了的,”少女眨眨眼,“所以咱才把你带来这。”
“你是那条龙。”绚濑绘里往后缩了缩,“你想干什么。”
“如你所见,咱是雌性的,不会抓你生小龙。”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我只是很好奇,你们不是应该住得更……你知道,山洞什么的。”绚濑绘里用手在空气里比划。
“现在可是新纪元,这年头可没有什么龙住山洞了,咱也用科技产品的。”少女掏出一个手机,“咱还有个地下室。”
“我知道了,”绚濑绘里举起双手放到耳边,“我什么也没看见,只要你放我走。”
“你看上去不像本国人。”少女像是没听见。
废话,我来旅游的,结果刚到就被你绑架了。绚濑绘里腹诽。
“你到底想怎么样?”绚濑绘里有些抓狂。正常的绑架好歹还会告诉你为什么,你小姑娘一个绑我有什么意思。
“咱说生小龙你信吗?”少女抬眼。
“你前一分钟才说你是雌的!”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们科技很发达的,你们那也有龙吧,咱看过你们那拍的电影,不过现在已经不再用那种古老的仪式了。”少女走到她身边坐下。
“我家世代屠龙。”绚濑绘里面无表情。
“你不是。”少女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你叫什么?”
“绚濑绘里。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咱叫东条希,”东条希嘴角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看得绚濑绘里后背发凉,她把头凑到绚濑绘里耳边,温热的鼻息扑在她后颈上,“咱看少侠骨骼清奇,做咱的女朋友吧。”


绚濑绘里坐在床上烦躁地扯着花瓣,这已经是第二天了,那条神经病龙没有丝毫想要放她回去的意思。
她皱着眉开始回忆从前在学院里学到的龙类基本常识。新纪元开始后人类和龙类和平共处,但由于龙鳞的珍贵,世上开始出现了一群名为“屠龙者”的猎杀组织,据说元老是旧历的几个屠龙世家,数量稀少的龙类只能隐居或化为人形。绚濑绘里开始有些同情东条希,但这也不能成为她的绑架借口。
“咱回来啦。”熟悉的轻佻语调,以及脚步声。
“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嘛,这要看咱的心情。”
“这是你第十五次这么说。”
“这也是你第十五次这么问,”东条希走过去亲了亲绚濑绘里的额头,“吃饭啦。”


绚濑绘里昨天就知道了东条希做饭的手艺,饿了一下午的她用米饭把腮帮子撑得鼓鼓的,早上东条希不知去了哪里,她一个人在小木屋周围转悠,还抓了一只兔子回来。
“你不怕我逃走?”绚濑绘里清了清嗓子。
“你逃不走的。”东条希咧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逃不走。绚濑绘里气个半死,绑架也没有这么不走心的啊。
通体雪白的兔子爬到了绚濑绘里的腿上,绚濑绘里顺着它的背顺了顺毛,东条希伸长脖子去看,那兔子却跌跌撞撞地挣脱绚濑绘里的手躲在了她背后。
“它怕你。”绚濑绘里感到一阵报复的快感。东条希非但不生气,还给兔子比了个张牙舞爪的鬼脸,绚濑绘里把兔子抱在怀里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东条希。
“哇哦……”东条希眼睛微眯,“真是一点震慑力都没有。”像什么,张牙舞爪的大猫。
“希你真的很烦人啊。”绚濑绘里低声咕哝,却逃不过听力异于常人的母龙。
“哪里烦人了,嗯?”东条希低下头,看上去有些委屈,“咱一个人在这里已经呆了太久了,只是想让自己不再那么孤单……”
“希……”绚濑绘里有些愧疚,事实上,她确实孤单了太久了。
“骗你的。”东条希露出促狭的笑容,“作为陪我的报酬,要出去兜兜风吗?”


起初绚濑绘里确实是被她反复无常的恶作剧折腾个半死,但当她坐在了东条希的背上,脚下是层层叠叠的白云和明镜似的湖面,山花布满了山头,一团一团的像是云朵,风扑打在她的脸上,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龙微微转头,看见的便是闭上眼张开双臂的绚濑绘里,东条希笑了笑然后振翅一个俯冲,绚濑绘里惊慌失措地抱住她的脖子。
“这很危险的,掉下去怎么办啊我可不会飞。”
“我会接住你啊。”龙形态的东条希声音有着低哑的磁性,绚濑绘里涨红了脸,把头往东条希的脖子上埋。
“不硌吗?”
身上的人摇了摇头,但东条希能感受到自己脖子上传来的热度。
“你不怕被发现吗?”绚濑绘里闷闷地问。
东条希沉默了半晌:“这里离城市很远,不会的。”
其实即使这样风险依旧很大,但绚濑绘里很开心,不是么?


在小木屋门口变回人形的东条希踮起脚尖吻了绚濑绘里的唇,人形的她要比绚濑绘里要矮上那么一点。出乎意料的是绚濑绘里没有拒绝,而是闭上眼搂住了东条希的腰,绚濑绘里能尝到东条希舌尖上的巧克力味,那是她从家乡带来的最爱。
清醒时两个人已经抱着到了沙发上,兔子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分开时她们都有些尴尬,绚濑绘里捂着嘴把脸扭到一边,东条希脸变得通红,皮肤下隐隐约约冒出鳞片的形状,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摆出那种狡黠的笑脸。
“你知道龙的生理结构和人类不太一样吧。”
绚濑绘里捂住了眼睛:“这种时候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


几天后绚濑绘里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被绑架这个事实,这几天她们一起去山上看了烟火大会,一起在树林里摘果子吃,东条希带着她去看了巨大的地下室满足了绚濑绘里的童话幻想,但那些金闪闪的珠宝金币其实是她父母留下的,她对此半点兴趣也没有。绚濑绘里发现东条希有个唱歌的好嗓子,并且缠着她说了两个晚上的故事。她现在懒洋洋地靠在窗边,兔子在她怀里拱来拱去,按道理这时候东条希应该带着食材回到小木屋,可她却有种不详的预感。
“轰——”浑身是血的东条希像是从门外砸了进来,她攥着冲过来的绚濑绘里的衣领,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被发现了,你快走。”
血沾了绚濑绘里一声,她握住东条希的手腕,低声吼道:“我怎么能丢下你。”
“他们可是‘屠龙者’,你没办法保护你自己,更不用说我。”东条希沾血的手抚过绚濑绘里的脸颊,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走吧,求求你。”
绚濑绘里定定地看着她,然后叹了口气:“你从来没有想要试着去了解我,是不是?”
门外越来越喧闹,东条希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人形而开始龙化。绚濑绘里闭上眼开始吟唱一首不知名的歌谣,她们周身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法阵,屠龙者被挡在了门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抱着他们目标的少女施法。
“你是……”
“闭嘴。”绚濑绘里凝神,手掌上方凝成了一条一条的冰锥,她控制冰锥刺穿了屠龙者的胸膛,然后用保护罩罩住了她和东条希。
绚濑绘里皱着眉看周围的碎片,然后拍了拍龙的脑袋:“家都被你撑破啦。”
龙听见“家”这个词后碧绿的瞳亮了一下,然后她虚弱地指了指自己的腹部:“能帮我把这个拔出来吗?”
绚濑绘里照做了,这种武器上有专门对付龙的毒药,会抑龙强大的自愈因子。拔掉武器后东条希的伤势渐渐恢复,而劳累过度的绚濑绘里趴在龙身上睡着了。


你说接下来怎么样?当然是童话故事的标准结局,也许也不那么标准。龙和魔法师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绚濑绘里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异国旅程,当然,随行的多了一条龙,而缠着要听故事的变成了东条希,绚濑绘里不厌其烦地说了很多北国魔法师的故事,就像曾经的东条希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东条希坚持龙的生理结构是不同于人的,于是故事又回到了开端的能不能生小龙的问题上,而具有伟大探索精神的绚濑大魔法师和她孜孜不倦地进行了多次实验,而结果如何呢,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而我们只需要知道她们幸福就好了。


end


顺便求安利希攻质量高一点的粮,再饿下去就彻底爬互攻了

评论
热度(79)
  1. 聪明可爱贱萌萌🐳💦Gezelligheid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