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腹黑的我与纯情的她 番外(1)

眠りサメ:

本来想要昨天就开始写的,结果楼主懒虫上身了


加上家里面的网又烂的要死(玩儿了好一会GOOGLE Chrom断网专用小恐龙游戏)


于是今天才开始写


但是今天晚上又有事情要出去,结果根本没能完成这个番外!!!


所以......


不知为何的.....


就变成了番外(1)


明天开始就要陪父母开车去进行自驾游之旅了,也不知道住的地方有没有网...


能不能不晕车的情况下写东西也是个问题.....


自求多福吧(滚走




以下正文....


-------------------------------------------------------


“海未ちゃん~”


身后传来的棉花糖一般软软的声音,是那个自己一直都藏在心里最爱的她。


園田海未转过身,看着她那精美的脸庞挂着迷人的笑容,不管看了多少次,都是那么的令人心醉。


 


“海未ちゃん~”


 


嗯?


身后又传来了刚才那可爱的声音。


转过身,只见小了一号的南ことり正伸出双手做出要抱抱的姿势站在園田海未的脚边。


“哎?ことり?”


“海未ちゃん~”


旁边又传来了相同的声音。


“海未ちゃん~”


“海未ちゃん~”


“海未ちゃん~”


一大堆小了一号的南ことり抱住園田海未的腿爬到她身上把她围了起来。


“哎!?哎——?ことり?这是怎么回事!?”


 


“海未ちゃん你真是的~”


只见眼前那个正常SIZE的南ことり笑的甜甜的看着被围住了的自己。


“这是海未ちゃん和人家的101个可爱的孩子嘛。”


 


“哎哎哎哎哎——???好,好沉!ことり————!!”


紧接着便被一大群小小鸟给淹没了……


 


 


 


“噗哈——!”


被吓醒了的園田海未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总算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但是却看着眼前的景象陷入了沉默。


 


“……絵里さん你在干什么?”


 


把摄像机架在自己身上的絢瀬絵里正透过镜头望着自己。


 


“哎?你怎么醒了。”
对方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从摄像机后面把脸露了出来。


 


自己会做噩梦绝对是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把那沉得要死的摄像机放在自己身上的缘故……


“我说你大半夜的在我的房间里做什么……?”


无视絢瀬絵里的提问,盯着眼前这个可疑的家伙继续说道。


 


“本来想报上次胯下之仇来着,就想拍你大半夜睡觉喊别的女人名字的证据,结果没想到你竟然醒了。”


絢瀬絵里摆出一副非常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


“要不你继续睡,我拍你清晨‘起杆’的糟糕视频好了,不要在意我。”


 


園田海未面无表情的抽出藏在枕头下面的护身手枪对准摄像机。


 


【砰砰——】


 


“等等!等等!海未你干嘛啊!太过分了吧!这可是最新款的高清摄像机啊!我花了两个月的工资才买的!等——!你别再开枪了啊喂!”


 


“给我滚出我的卧室!”


看着眼前这个不务正业的队长就来气的園田海未,一脚,连人带摄像机一起踢出了门外。


这个人真的是够了!竟然大半夜的搞这些,也不知道平时都在想啥。


 


被弄得完全清醒了的園田海未来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用手将水打在自己脸上。


“呼——”


回想了一下刚才做的梦。


 


自己也是够不知廉耻的了,才会梦见一大堆和ことり的孩,孩子什么的……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到底了难道自己做这种奇怪的梦是因为想要和小鸟要自己的孩子的缘故?


 


“不不不不不——”


使劲的甩了甩头。


我们才刚交往呢!怎么就可以想这些没羞没躁的事情了啊!不过最近因为ことり总是‘义正言辞’的过来缠着我,所以难道是我内心的野兽也开始跃跃欲试了?不行不行!我在想什么呢!而且这,这种事情当然是要留到结婚之后才能做!没错,就是这样。


看来我的修行还不够啊,赶紧回去睡觉,早点起来出去锻炼吧。


 


********************************************


吃着西木野真姫递来的自产西红柿的星空凛一脸纳闷的看着那个平时精力旺盛的队长今天就像个阉了的茄子一样趴在旁边的桌子上。


“絵里さん这是怎么了喵?”


 


“不知道,别管她。”


園田海未皱着好看的眉头坐在一旁保养自己的机枪,完全不想理睬那个自作自受的家伙。


 


“还说呢!我刚才去店里问了,说‘蓄意破坏’不给保修!都是海未你的错!”


对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情绪激动的埋怨‘罪魁祸首’的副队长。


園田海未额头上的青筋无法控制的跳动着,真想一枪崩了眼前这个人,但是碍于自己多年良好的修养她还是忍住了。


 


“你们每天的生活还真是充实,莫名其妙的。”


西木野真姫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毫不留情的吐槽到,然后翻开今天的执勤表。


“嗯?海未你的执勤地点和我们的换了?”


 


楞了一下的園田海未赶忙放下还在保养的机枪走到西木野真姫身旁。


对方指了指执勤表上她负责的地方。


“你看这里,之前是我和凛负责的,从今天起全部变成海未你一个人负责了,而且没有交班。”


仔细的看了看表格上面的信息又拿出了自己存在手里的任务表核对了一下,发现昨天还是由星空凛和西木野真姫负责的地方今天突然之间就变成自己一个人的工作了,而自己之前的工作则被两人代替了过去。


 


“怎么可能?”


如果只是交换工作地点倒是还好,可是麻烦的就在于两人之前负责的是皇室成员的贴身警戒工作……


而如果是别的皇室成员的话也还好……


 


南ことり,自己要做的是她的贴身护卫。


而且还是全天无休。


 


“怎,怎么回事?!这绝对是搞错了!”
凛和真姫可是为了保护南ことり所选出的最佳人选,因为两人都是beta所以不会受到她平时那无意中释放出来的omega信息素的影响,而自己和絢瀬絵里这种alpha可是最容易被影响的体质。当初就是为了保护她所以才把自己排除在护卫人员之外的。


排班表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错误,除非……


園田海未阴着脸转过头,看向那人的方向。


眼神游离的絢瀬絵里吹着口哨装作看风景的样子不和她对视。


“絵·里·さ·ん!”


 


“嗯?怎么了?”


完全装傻。


 


“绝对是你干的好事儿吧!也就只有你有这个权利随意更改值班表了!”


園田海未拿起那张‘新鲜出炉’的值班表冲到她面前咬牙切齿的盯着那个事不关己的人。


 


她却一副‘外面的天气真好啊’的表情就是不承认自己做了手脚。


 


“絵里さん!你怎么能这样做!简直不可理喻!”


 


“嗯?聪明可爱的絵里っち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反正我拒绝!”


園田海未气的不行,将值班表摔在桌子上,端起自己的机枪就要出去。


 


“那ことり公主今后就没有贴身护卫了,出事儿了我可不管。”


“……”


愤愤的回过头看那人朝自己摆出一脸‘我也无可奈何’的表情,嘴角气的不停的颤抖。


 


“啊!已经到了工作的时间了,凛,真姫快去工作,快去工作。”


絢瀬絵里拎起自己靠在墙边的机枪作出一副‘我们都是积极工作的好孩子’的样子推着星空凛和西木野真姫出了休息室。


“反正我们都有别的工作,園田副队长硬是要玩忽职守的话就请随意~”


 


【砰】


 


大门关上,留下风中凌乱的園田海未黑着脸站在那里。


 


“你,你给我等着……”


 


*************************************


百般无奈的園田海未为了补上护卫的空档只好极不情愿的来到了南ことり的卧室门前。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才早上六点多,那个人应该还在休息才对。


不过为什么卧室的大门开了一个缝隙啊?


是之前没关好么?園田海未想着便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公主的大床位于房间正中间,两旁摆放着一些简单却名贵的家具。清晨的阳光透过侧面的窗户懒洋洋的洒在了房间内。


整个卧室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温馨与舒适。


当然,如果她不是一个‘青春勃发’的alpha的话……


園田海未那敏感的神经在一进到房间便被这扑鼻而来的omega信息素给刺激的浑身发抖。在短暂的‘去打开窗户换气’和‘赶紧从房间里出去’里面她选择了后者,然而就在转身的时候,听见了大门关上的声音。


 


“海未ちゃん~你要上哪?”


 


柔软醉人的声音飘到了她的耳朵里,只见穿着丝质蒙纱睡裙的南ことり微笑着站在门口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こ,ことり公——”


被她突然靠到自己眼前并伸出的手指抵住了嘴唇。


 


“不是说了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要叫我こ·と·り么?”


那人特地加重了那三个字的音节,然后挑起一个魅惑的笑容。


“海未ちゃん这么早就来到我房间里是想要趁大家还在休息的时候做点什么,嗯?”


 


不出意外的,園田海未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被眼前人发出的诱惑景象与房间内满溢着的信息素所折磨的一时间失去了语言能力。


 


好想抱她……


狠狠的疼爱这个人……


!!


我刚才在想什么!


園田海未使劲的甩了甩头赶忙朝后面退了几步拉开与她的距离,然后慌张的看向了那边的窗户。


“こ,ことり公主!我只是来执行护卫的任务而已——!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快步的跑到窗边,使劲的向上扳动窗户,却怎么也打不开。


 


“海未ちゃん真是的,你觉得用过一次的办法还能在本公主身上再用么?”


早就知道这人会跑到窗户那,已经让爸爸找人把房间里面的手动窗全都换成电子锁的了,海未ちゃん这可是人家为了你特地做的呢。


她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哼哼,今天就让你拜倒在本公主的石榴裙之下。


“海未ちゃん~”


发出了最大程度的撒娇声音从后面抱住那个走投无路的alpha的身子。


 


五分钟后


 


“……海未ちゃん,你这是什么意思?”


南ことり那可爱的声音带着极度的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盘着腿在自己面前打坐的人。


“你戴什么防毒面具啊!ことり我是有毒吗!”


本以为这次总算是将军了这块木头,结果没想到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这个人竟然从身上掏出了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防毒面具,迅速的戴了上去然后就一直保持着‘色即是空’的样子进入了打坐的状态。


 


“你太过分了!给我摘下来——!”


使劲的想把她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却无奈力气根本敌不过这个训练有素的alpha特种兵,白皙柔软的小手就被那人一把捉住给挡了下来。


“園田海未!你竟然在本公主的房间里戴防毒面具,简直是太无礼了!你,你给我摘下来!”


小公主气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却怎么都没办法把她脸上的面具摘下来,气急败坏的挥舞着小拳头朝她身上砸着。


園田海未倒也不挡她砸过来的小拳头了,反正也不疼。


 


“ことり公主你把窗户,大门打开我就摘下来。”
那人一边承受着她的小拳头一边不紧不慢的说着。


还好自己机智,前几天从武器商那里买了便携式防毒面具,看来那针对南ことり的预感果然没错。


 


“我打开还不行么!你快摘下来啊!”


实在是熬不过这个倔的要命的大木头,南ことり苦着脸,极度不情愿的解开电子锁将窗户和大门都打开来。


 


感觉房间内空气疏通的差不多了,園田海未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看着面前眼角还挂着泪珠的南ことり,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早上好啊,ことり公主。”


南ことり看着这个人真是又气又恨,平时的伶牙俐齿,能言巧辩在这个人面前却被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我要去洗漱了,你给我出去等着!”


赌气的把她推到门外,然后故意用力的关上大门。


 


園田海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内心却纠结的想着只不过是一个早上就发生这么多事,还不知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


 


****************************************************


 


城堡的花园内开满了各色的鲜花,清新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


紫发的公主走在理石板铺成的路上,身边蝴蝶好似围绕着她一般飞舞在空中。


她扬起嘴角的微笑,唇瓣微开


“絵里っち你不是应该在执行公务吗?”


東條希伸出手让蝴蝶停到自己的手上,金黄色的蝴蝶轻轻拍打着自己的两翼。


 


躲在花园喷泉后面的絢瀬絵里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挠了挠头走了出来。


“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希你发现呢,明明我在队里面的隐藏性是最好的。”
她把拿在手里的机枪背在身后朝東條希走了过去。


 


“怎么跑到咱这里偷懒?”


東條希好笑的看着她一副被自己揭穿了的表情,然后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周围的蝴蝶也好似很会看眼色般的飞到了一旁,给两人留出了单独相处的空间。


 


“不要说偷懒嘛,我只是正好路过看到了自己心爱的人所以无法控制的出现在了这里,就像那些跟在你身边的蝴蝶一样。”
装模作样的说着令人肉麻的话,她俊俏的脸浮起一个帅气的笑容,将不知藏在哪里的红色玫瑰花递给了眼前的人儿,惹得平时一向沉稳的東條希浮上一丝羞涩。


 


“絵里っち就会说这些不正经的话,也不知你到底采了多少的‘花’,让人怀疑。”


接下她递到眼前的玫瑰,放在一旁,伸出手抚上她俊俏的脸颊皱了皱眉


“絵里っち你眼圈怎么有些红红的?”


 


“啊——这个嘛,今早训练时进了沙子揉了好久才把里面的东西揉了出来,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園田海未我一定要找个办法扣你工资来修理我的高清摄像机……


 


東條希有些心疼的放轻力度碰了碰她略红的眼眶


“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样用力揉的话都肿起来了,没让園田副队长帮你处理一下么?”


“嗯,嗯没事啦,当时海未刚好在忙。”


自己抱着满是疮痍的摄像机在走廊的楼道里哭的泣不成声,而那人在把自己踢出门外后貌似又继续呼呼大睡了起来,想想就来气。


 


“但是肿的这么厉害,要不要咱找点药给你抹一下?”


殊不知是恋人自作自受的東條希还在担心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真的没关系的,比起这个——”


絢瀬絵里一把捉住她抚在自己脸上的手,把那人拉近。


“我现在更想让自己沉醉在你的‘花园’里,希。”


 


这人真是!大白天的就说这种没羞没躁的话!


虽然心里埋怨着她这轻浮的样子,但却没有拒绝对方逐渐向自己靠近的嘴唇。


 


“絢瀬队长一大早身上的就把‘手·枪’擦得锃亮,不愧是皇家护卫队队长呢。”


就在差一点碰到恋人嘴唇的时候,被一道带着刺的柔软声线打断。


絢瀬絵里只觉得自己脑子疼的要死,极不情愿的压下那马上要喷薄而出的欲望,扭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不知为何虽然披散着亚麻色长发的人那漂亮的的脸上挂着毫无破绽的笑容,却能够明显的感到她现在的心情极为糟糕。虽然不用猜也知道这一定跟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极为友善’的看着自己的护卫队副队长有关。


 


“承蒙ことり公主您的夸奖了,我的‘手枪’要是不擦的锃亮的话怎么能随时应对突发的‘事件’呢。”


可恶啊,我都把園田海未那个死木头按照你的指示给调成你的私人护卫了,别过来坏老娘我的好事啊喂!


 


没有发现絢瀬絵里那纠结的内心,看到自己的妹妹难得过来的東條希开心的起身朝她走去


“ことりちゃん怎么今天起得这么早过来花园这边?”


 


“希ちゃん,我有些事情要找你说。”


南ことり发出撒娇的声音抱住東條希的手臂,把她拉到一旁,然后嫌弃的看了絢瀬絵里一眼,朝她吐了下舌头,让这个护卫队队长真是敢怒不敢言。


“海未ちゃん也到那边去,不许偷听。”


同时朝園田海未的方向瞪了一眼,不让她跟过来。


 


护卫队的一把手二把手百无聊赖的坐在花园的长椅上,看着远处有说有笑的两位公主。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啊,啧。”


絢瀬絵里翘着二郎腿嘴里面叼着一根草摆出一副极其嫌弃的表情看向一旁,不想理这个坏了自己‘好事’的部下。


 


“还不是因为絵里さん您的原因。”


園田海未也毫不客气的板着脸回应她。要不是这个不务正业的队长擅自把自己的工作给调了,自己怎么会跟着ことり出现在这里。


 


“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讨好一下你那任性的小公主,也能给我少添点儿麻烦。”


 


“ことり才不任性,任性的是絵里さん你那全天都处于‘求爱’状态的大脑吧。”


 


“你这个怂货,像我这样可是被称为守护爱情的勇士,敢于面对自己内心最直接的感情。”


絢瀬絵里拍拍胸口做出一副‘为爱而生’的样子,却完全无法打动一旁露出嫌弃表情的園田海未。


 


“先不说这个,你不是在执行任务当中么?怎么翘了班跑到这里?”


一语中的的说中了队长的要害,那人立马装作没有听清的样子打马虎眼,抬起坐在凳子上的屁股开始在花园里走来走去的。


 


就在園田海未准备开始对这个队长进行长篇大论的‘教育’时,南ことり踏着愉快的小跳步跑到她的身边,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死死的抱住了她的手臂。


“海——未ちゃん~我弄完了咱们快去吃早餐吧~”


 


園田海未慌张的想要抽回手,却无奈公主抱得死紧,怎么都抽不开,只好放平心态任由她抱着。


“ことり公主,这样很不方便走路的。”


 


“那我们就走慢点,我不着急~”


 


“ことり公主——”


 


“还是海未ちゃん想让人家环着你的腰?呀,海未ちゃん好·大·胆。”


故意做出夸张的反应,让園田海未完全没了词,只好垂头丧气的被她拉着离开了花园。


 


见到‘碍事’的两人总算是走了的絢瀬絵里兴致勃勃的跑到了東條希的跟前,像一只求夸奖的金毛犬一样,碧蓝色的瞳孔里散发着期待的眼神,身后仿佛能看到她左右摇摆的狗尾。


“我们继续?”


 


東條希笑着伸出手指挑起了她漂亮的下巴,露出一个灌了蜜般的微笑


“可以呀,但是絵里っち”


漂亮的翡翠色瞳孔忽然蒙上一层阴暗的薄纱,使得金发的人浑身一冷


“能先给我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冷汗直流的絢瀬絵里看着照片里面前几天抱着花店小姑娘笑的开心的自己,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只能乖乖的被東條希揪着耳朵给拎出了花园。


那个狡猾的小公主!!!!!!!!!


 


今天的絢瀬队长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


園田海未的一天并没有那么‘辛苦’,至少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正如她自己清楚的那样,南ことり在有外人在的时候是一个礼仪非常得体,举止优雅的人。不了解她的人甚至认为这样一个长相精美,声音甜蜜的小公主其实是一个性格内敛的‘冰美人’。正因为她有着这样一个‘面向公众’的外壳,園田海未才能够安稳的度过这一天。


但一边要警惕着周围那些对她图谋不轨的alpha一边要警惕着自己这只随时可能爆发的活火山对于園田海未来说也是费劲了心思,一整天下来跟着南ことり的園田海未根本没有机会去自己房间里拿抑制剂。而且以前自己每次要用抑制剂的时候一旦被她发现,那人就会露出一副特别‘伤心’而又‘绝望’的神情,不停的责备自己说自己是嫌弃她这个omega的身份,逼得她只好为了安慰这个只在自己面前任性的小公主而不去使用。


虽然明明知道她只是抓住自己这个难以拒绝她的弱点而装出来的样子,却每次每次的,怎么都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哎,这个样子以后如果结婚了的话……”


“绝对是个妻管严无误喵。”


自己的内心想法被一个俏皮的声音给说了出来,吓得她立刻看过去,发现背着背包的星空凛正在自己不远处。


“工作辛苦了喵。”


 


“你绝对是在幸灾乐祸呢吧……”


園田海未拉下眉毛,一脸怀疑的看着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凛才没有那么坏呢喵,而且海未你早晚都要和ことりちゃん在一起,不如现在适应一下不是挺好的嘛喵。”
星空凛摆出一副非常有理的表情朝自己那一脸疲惫的长官说道。


 


“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嗯?我记得你不是接替了我的工作么,那为什么会在三楼这边?”


满脑子工作的園田海未突然想起对方应该是还在执行自己负责的部分才对,而不是应该在三楼这边转悠。


 


星空凛楞了一下,朝她摆了摆手


“凛只是突然想起有点事情要过来一下喵,马上就要回去继续工作了,不要在意,那边还有真姬喵。”


然后也不顾園田海未那怀疑的眼神便匆匆的跑下了楼。


 


凛也真是的,明明以前都是那么认真工作的一个人,是不是最近被絵里さん给带坏了?不行,不能让她那种随意的性格传染给护卫队里的大家,我要好好的开会讨论一下这个事情了。


園田海未一边思考着什么时候好好的开一下检讨会的事情一边朝自己房间走去。


 


 


走到三楼最尽头自己的房间,输了一下门上的密码,打开房间门


 


“海未ちゃん~欢迎回来~你是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こ·と·り?”


 


【砰】


关上房门。


 


哎,最近自己太累了都已经出现幻觉了,还是先去城堡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好了。


转过身


【刷——】


大门被猛的打开,只感觉一股向后的力气把自己给拉到了房间里,脖子被卡在了一对柔软上面。


 


“海未ちゃん你什么意思啊!干嘛看到人家话都不说的就要跑啊!”


那人用自己独特而柔软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撒娇与埋怨,刺激的她浑身上下都痒痒的。


 


“こ,ことり!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原来不是幻觉!?園田海未挣扎了两下想从她的‘魔爪’里逃出来,却被对方不满的更加用力的抱住,那两团发育的很好的柔软就那么紧紧的夹住了她,扑鼻而来的体香夹杂着omega的信息素刺激的她下体一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不断地聚集到那个‘不堪’的地方一样,吓得她赶紧夹紧了两腿。


 


“海未ちゃん真是的~密码竟然设的是人家的生日,大·闷·骚~”


甜甜的声音里充满了开心,白皙柔软的小手也不安分的朝下方滑去,享受的摸着她结实的小腹。却引得身下那人原本就有点难以控制的火苗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色即是空色即是空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冷静冷静,園田海未你要冷静下来,深呼吸——深呼吸——


脑内无限斗争的副队长拼尽全力的让自己的保持那少得可怜的理智


“ことり,你现在应该回寝室休息了才对,乖,快,快回去。”
園田海未觉得自己越说越没底气,尤其是下半身也许已经变得糟糕的不行了。


 


“海未ちゃん~你都跟人家订婚了,还说什么呢,当然要一起睡啦,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了你这个大木头当然也要和你这木头睡在一起咯。”


南ことり完全没有反省的继续死死的贴着她不肯放手。


 


“订订订订订订婚?”


 


“是啊,我今天下午已经派人通知了園田叔叔,而且早上还让希ちゃん帮我们占卜了一下最适合结婚的日子,就定在下个月了,所以直到结婚后我们两人专门的房间定下来之前我都要和海未ちゃん你睡在一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吧!!!!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话别说下个月了!我能不能坚持到下个星期还是个问题啊!!!!


 


園田海未在内心抱着头呐喊,况且这个小公主现在有了这么‘理所应当’的理由了,更加不会放过自己。但是比起这之后的问题,今晚要怎么过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ことり,你看我这里这么乱,又脏,而且房间还这么小,我怕你睡不习惯,要不你先回去睡,等我整理好了在搬过来?”


而且我还要整理一下我的身体……


 


小公主眯了眯漂亮的眼睛,蹭了蹭她的脑袋,一脸开心的用那软绵绵的声音说道


“没想到海未ちゃん这么关心人家,我好开心啊~”


 


“那——!”


 


“但是这种想要把我撵回去的小计俩可是不好的哦海未ちゃん~”


南ことり捏了捏她的脸然后继续把手朝更加‘危险’的下方伸去——


 


“我,我知道了!那ことり你先去洗澡,然后我再去洗澡,咱们再睡好吗!?”


赶紧在自己的理智燃烧殆尽之前紧紧的捉住了那双不安分的小手,万般无奈的接受了她要睡在自己这里的‘请求’。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刚才说出了很厉害的台词。


 


南ことり见她终于妥协,开心的从那人身后退开


“海未ちゃん好·大·胆~”


然后在她紧张的视线之下走到浴室门口,停顿了一下,勾起一个诱惑的笑容,故意在她面前将自己身上睡裙的带子解开,半透明的丝质布料就顺着那人柔软的身体滑落到脚底,露出洁白的皮肤与那诱人的身材。吓得園田海未赶忙扭过头去却无法控制般的不停地朝她的方向瞟去。


 


哼哼~


海未ちゃん,真·可·爱


看到了自己想要的反应,南ことり心情愉悦的走进了浴室,还不忘给那人留下一句话


“如果海未ちゃん你在我出来之后没了的话,我会让城堡里所有的人去把你给找出来的哦。”


 


“呃——”


完全被对方看穿了想法的園田海未这把连跑都不能跑了。


 


等她听到淋浴的水声时,刚才还僵硬在原地的身体‘嗖’的一下蹦了起来,赶紧跑到自己掖藏抑制剂的地方,慌乱的打开瓷砖


“哎——?没有——?”


原本应该放着自己私藏的抑制剂的地方现在变得空空如也,连个渣渣都不剩。


不过这种情况我也料到了,所以早就在床底——没有?!


床板下面也没有!?


怎,怎么可能?!


 


【凛只是突然想起有点事情要过来一下喵】


脑内突然见闪现那个从来不会懈怠工作的队友的脸。


 


凛!!!!!


没想到ことり竟然找了最善于搜查的凛‘扫荡’了自己的房间!


 


被切断了所有后路的園田海未绝望的跪在了地上,听着从浴室传来的那人愉快的哼歌声


 


这次是真的要完蛋了……





 


 


 


 


 


 


 


 


 


 


 


 


 


 


 


 



评论
热度(188)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