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ABO】 夜路

看我表情´_>`

眠りサメ:

想了半天不知道起什么名


*画风突变小心


请大家吃药愉快




正文以下


——————————


深夜,茫茫的大雾将整条道路都掩盖了起来。


从远处可以依稀看到两道黄色的光亮透过了浓浓的雾气打了过来。


从好友家独自回家的南ことり保持着安全的车速,一边确认着导航仪上显示的地图,一边小心的看着前方的马路。


腾出一只手朝副驾驶的方向摸了摸,拿起自己丢在那边的手机,划开,上面显示的仍然是‘无信号’三个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回那边。


“为什么这条路一直都没有信号呢……妈妈估计会担心的。”
正当她百无聊赖的点开车载音乐的时候,马路前方突然冲出一个人,吓得她尖叫了一声同时用尽全力的踩上了刹车。


待车子停稳后,接着车前灯的光,她看清楚挡在自己车前方的是一名和自己年级差不太多,披着一头海蓝色长发的女生。


对方见到南ことり一副被吓到的样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绕到了驾驶席这边敲了敲她的窗户。


赶忙摇下车窗,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看起来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撞到她。以防万一,还是开口问一下
“那,那个请问你没事吧?”


 


“啊?啊——我没事的,您的车并没有撞到我,反而是我突然冲出来吓到您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对方方用着非常礼貌的语气朝自己说道,然后指了指路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南ことり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路边。


 


“我的车子好像抛锚了,能不能麻烦您把我载到下一个城镇呢,就在不远处。”


 


原来是因为车子坏了所以想要搭车才跑出来的么?但是在这样的深夜,而且自己又是单独一个人,要载一个陌生人在车上实在是有些危险。南ことり有些困扰的陷入了沉默。


 


“啊,突然提出这种要求真的很失礼,那个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就继续在这里等着好了……”
那人有些俊俏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失望无助的表情,然后默默的退回了那辆黑色的车旁。南ことり看着她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朝她喊


“那,那个!我可以载你过去。”


 


对方听见她愿意载自己时,瞬间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有些惊讶的张大眼睛看着她。


“毕竟一个女生在这里待着不大安全。”


像是说服自己那般,南ことり按了一下开关,将车门解锁,示意她坐在副驾驶那边。


 


“好的!谢谢您。”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来,绑好安全带。


 


看她坐稳后,南ことり缓缓地启动了车子。


因为手机没有信号,又不能查到下一个城镇到底有多远,但是根据身边这个人的说法,下一个城镇应该不到二十英里。而且好像从她上车后,车子上便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一定是这人身上的香味把。她看了看很老实的坐在副驾驶上的人,然后将视线转回马路上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么?”


南ことり小声的说道。


 


“啊,我叫園田海未,请问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用带有磁性的声音说道,然后感觉她朝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


 


“我叫南ことり。”


“ことり吗,真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谢。”
不知为何被这个人称赞让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果然夜路很不习惯,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沉重的南ことり不自觉的想到。早知道就听穂乃果的建议,今晚住在她家好了。


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但是困意却一直不肯离去,于是她决定主动和園田搭搭话,说不定分散一下注意力会让自己变得清醒。


“園田さん为什么会在这种深夜一个人在那里呢?”


不知为何,她感觉车上的香气变得更浓了,自己的大脑也变得不是很清晰。


朝園田的方向看了一眼,感觉对方俊俏的脸上好像露出了带着邪气的笑容。


就在自己几乎完全失去意识之前,那人浑厚而温和的磁性嗓音落在自己耳旁


 


“因为我看起来很无害。”


 


************************************************


南ことり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陌生的天花板,两手的手腕被人用手铐锁在了床架上。想要挣脱开来,却发现浑身都使不上力气。


是这样啊……自己果然被绑架了。那个人,明明看起来是那样的柔和,结果竟然是个恶人……还是自己太过于温柔,容易轻信她人导致的错误。


南ことり的脸颊上滑下了不甘的泪水。


正当她沉浸在恐惧和悲伤的情感中时,听到了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抬起头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三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就是那个‘狠毒’的把自己抓进来的女人——園田海未。


那个人看着自己的脸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抬起手指了指自己。


 


“絵里さん这可是我今晚蹲点了一晚上才捉到的。”


这个人竟然用‘捉到’这种词!真是太过分了!这个烂人!亏自己还那么相信她。使劲的咬了咬嘴唇,愤恨的瞪着她。


 


南ことり看了看另外两个人,一个人留着一头漂亮的金发马尾,另外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年级稍小一些,留着一头齐肩的红发,发尾稍稍卷起。


感觉金发的那个人应该是她们的头,南ことり挣扎着想要直起身,却无奈双手被铐在床头只能勉强抬起头


“求求你们放了我,如果你们要的是钱的话我真的没有,求你们了。”


南ことり用她那甜的致命的嗓音朝金发恳求道,然而对方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反而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走到自己身边,坐在床上。
“你让我们放了你,你觉得我能放了你么?”


她用手指挑起了南ことり的下巴,然后笑了笑


“看你长得还这么可爱,真是可惜了,要被卖去深山挖矿。”


然后也不顾南ことり的叫喊,走出门去,園田海未也只是无聊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和红发一起跟着金发走出门去。


 


留下在房间里独自啜泣的她。


为何我要这么倒霉,不仅被骗,而且还会被卖到不知道的地方去,想着想着她哭泣的声音越发的大了起来,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而门外的三人完全不知她的痛苦,自顾自的在算着什么时候联系收货人,


“没想到最烂大街的beta竟然也有成为买卖货物的一天呢。”


西木野真姫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换着电视上的频道无聊的说着。


 


“主要是因为那边的矿山是最新开发的,但是因为地势险峻的缘故,几乎招不到人,可‘老板’又急于要里面的东西来赚钱,所以就雇佣我们这样的人来‘弄’一些beta来去挖矿。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管男女只要是个人能干活的就可以了。”


絢瀬絵里一边转着手上的军刀一边事不关己的说着,然后接过了園田海未递过来的啤酒。


“不过那个人一直在那里哭哭啼啼的吵都吵死了,能不能想个办法让她闭嘴啊,海未你怎么就不能捉一个稍微老实一点的。”


带着一丝抱怨的语气朝園田海未说着,却看到她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望着自己。


“絵里さん你这要求也太过分了……本来那条公路就没什么人,我可是快在那车上坐到发霉了才等到这么一个。况且在抓到之前又怎么会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啊,能捉到就不错了。而且为什么要让我去道边当诱饵,絵里さん你不也可以去么。”


 


“说什么废话呢,还不是因为你总是扭扭捏捏的,之前都是我和真姬去的,让你做一次诱饵你婆婆妈妈的要死,再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就给我出门啃草。”


絢瀬絵里显然是厌烦了这个和自己同样是alpha却一点不果断的家伙,推了推她的肩膀让她坐到另一边去,自己则是把脚搭在了她刚刚坐着的地方。


“絵里さん你把沙发都弄脏了。”


“神烦!”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那没完没了的说着,让一旁的西木野真姬听得眉角直跳。


不过……


敏锐的西木野注意到了,从刚才开始原本关着南ことり的房间就没了声。


 


“喂,你们两个人,别吵吵吵了,意义不明。从刚才开始那个人就没声音了。”


西木野朝房间的方向扭了扭脖子。


 


“……”


“……”


两人沉默的看向那个从刚才开始就没声了的房间。


 


“额——?不,不是气死了吧?”


園田海未露出一副弱弱的样子,有些怂的看向了絢瀬絵里。


却被对方不留情面的拍了一下头


“你傻啊,又不是兔子,怎么可能被气死。”


 


三人站起身朝房间的方向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園田海未就感到自己浑身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打开门的一瞬间,一股浓厚的宛如抹了蜂蜜一般的信息素如潮水一般猛地溢了出来,仿佛直接渗透到三人的身体里面一般。


从未接触过如此强烈的信息素的園田海未整个人没站稳,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目瞪口呆的透过絢瀬絵里的裤子缝隙,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宛如被捉到陆地上的鱼一般张着小嘴努力的从外界摄取氧气。


 


最有经验的絢瀬絵里捂着鼻子,皱着眉站在门口,然后推了推楞在原地的西木野真姫让她退到门外,伸出另一只手一把将坐在地上的園田海未拽了起来。


“这不是个omega么!?你怎么抓的人?”


看着絢瀬絵里皱着眉一脸焦躁的瞪着自己,園田海未慌乱的稳住自己的身体,扶着门框磕磕巴巴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她是omega啊,而且omega那么稀少几乎都不会遇到的,我怎么会知道好死不死的就碰到了一个啊!”


絢瀬絵里不爽的咂了一下嘴,然后推开園田海未


“这样的话根本也不能去交货,这个omega这么强烈的信息素,反而会扰乱其他beta,alpha的神智,根本不可能让她去工作。”


然后朝着床上一直喘着气的南ことり喊道


“喂!你有没有抑制剂什么的!如果是omega的话至少会在身上带着这种东西的吧!”


 


头脑晕乎乎的南ことり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理智,看着朝自己喊话的金发alpha,难耐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在……在车子的手箱里……里面。”


感觉自己的头脑越加发热的南こと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明明自己在之前已经吃过抑制剂了,但是却还是进入了这种不可控的状态,到底是为什么。


 


“海未,她的车停在哪了!快去把药给拿过来!”


回过头朝園田海未命令道,却看到对方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嘴角颤抖着蹦出一句话


“为了不被别人查到,我把她的车手刹拉了然后滑到山崖下面了……”


 


絢瀬絵里的内心是崩溃的。


为什么这个人在这种事情上却做得这么‘滴水不漏’真是太令我佩服了。


 


“不过为什么她会突然发情啊,刚才不还好好的?”


西木野真姫站在后面捂住鼻子朝絢瀬絵里问道。


 


“应该是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是alpha的缘故吧,omega本身就是那种alpha越多就越容易被动发情的生物。况且我们本来以为她是beta,就并没有那么注意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话说到一半的絢瀬絵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那现在怎么办啊 絵里さん。”


園田海未焦急的问着。


 


“没办法了,不能放着她这样。海未你赶紧去把她的手铐解开,我们把她带出去!”


 


接过絢瀬絵里扔过来的钥匙,跌跌撞撞的跑进房间,感觉她的信息素仿佛压进了自己身体一般,让自己的头脑也变得有点奇怪。不去看她那若有若无的宛如勾引自己一般的蜜色瞳孔,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手铐的锁眼。就在钥匙插进去打开的一瞬间,園田海未清楚地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是从外面被上了锁的金属声。


 


“哎……?”


園田海未愣愣的回过头,发现自己刚才进来的入口已经被紧紧地关上,因为这个房间是封闭的,除了一个通风用的暖气口以外,没有其他的类似窗户的东西。


她只感到被挤压在房间内的信息素变得更加厚重,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门口,使劲的扭了扭把手,果然被锁上了。


 


不好。


 


“絵里さん!放我出去啊!”


園田海未使劲全身的力气敲打着房门,却听到那边透过门传来对方闷闷的不带感情的声音——


 


“自己捉的omega跪着也要给我上完。”


 


 


“不,不带这样的啊絵里さん!你自己不也没发现她是omega么,这么说的话你也要——”


 


“烦死了!闭嘴,你这个童贞alpha!我要和真姬出门去隔壁镇的酒吧了,你自己慢慢弄吧。”


然后便拿起了之前放在桌上的園田海未的钱包将车钥匙丢给西木野真姫,不顾房间内園田海未的喊叫,两人一起离开了房子。


 


 


而等两人走后,被留在房间里面的另外两人陷入了一种完全沉默的状态。


被信息素挤压的完全不敢呼吸的園田海未像只小狗一样抱着腿与南ことり拉开了最大距离蹲坐在了房间的一个小角落。


另一边,还残有一丝理智的南ことり因为自身的生理原因直起身子望着不远处那个害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混蛋’。不过令她感到一丝安心的是,对方看起来虽然是alpha,但是却一副怂的要死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过经验,而且那个人虽然是个欺骗自己的‘混蛋’但是却不准备做任何乘人之危的的事情。


还有就是,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现在处于发情状态的原因还是怎么的,那个人的脸看起来还蛮……帅气的……而且很合自己的口味。


南ことり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然后直起身子朝她的方向挪动了一步。


紧接着便看到对方警惕的挺直了后背,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南ことり感觉有点可笑,明明她才是‘带把’的那个为什么一副生怕自己把她给上了的样子,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是alpha么。


但是自己身为omega,而且是发情期的omega告诉了自己,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alpha气息是不会有错的。


她的名字是什么来着……


“海……未。”


Omega那从喉咙间发出的软软的声音仿佛甜蜜的毒药一样刺激着坐在角落的alpha的神经。園田海未使劲的扣了扣自己的腿,让她保持住理性,但眼前的景象却太过诱人。从未接触过发情期omega的園田海未,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头准备狩猎的狼一般,体内的野性一直在身体的最深处怒吼着想要咬住omega的脖颈。小腹那里也变得热热的,让她按捺不住。


 


“你,你别过来……我怕忍不住。”


不如说现在已经忍不住了,園田海未现在只想脱了裤子冲过去在那人身上‘胡作非为’一番,却因为自己性格的原因,使劲的抱住自己的双腿不让那最原始的野性就这样爆发。


 


“你……这个混蛋……”


南ことり那双蜜色的瞳孔因为动情而湿润着,灼热的汗滴顺着她白皙的颈子滑了下来。


想要往前再迈一步,却因双腿发软跌倒在 園田海未身前。


 


明知自己不能去碰她,结果却本能的想要扶起那人,这把可好,整个信息素发射源暴漏在了自己的正前方,躲都躲不了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咬住了那人的脖子,蜂蜜一般的味道渗透到了自己的每个细胞之中,浑身上下仿佛都被她轻轻地抚摸了一般。被自己潜意识的行为吓到的園田海未却不想要离开,贪婪的吸允着她洁白的皮肤。而下面那带着浓厚alpha味道的器官难耐的热度也越发明显。園田海未使劲的闭上眼睛憋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推开了南ことり。抹了抹自己的嘴唇,眼神复杂的看着她那副诱人的身躯。


“我,我不想这样,不经过你的同意,那个……侵犯——”


结结巴巴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她捉住了自己的手,南ことり的手掌热的发烫,灼烧着她的皮肤。


那个努力维持自己最后一丝理智的omega咬了咬下唇,将園田海未的手送到自己最甜蜜的地方。看着alpha因为接触到那甜的泛滥了的花园而惊到的表情,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你这个混蛋都把人家变成这样了……”


alpha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接着便是她那甜蜜的声音,穿破了耳膜回荡在自己的大脑中。


 


“要负起责任来……”


 


最后的防线被她甜蜜的陷阱冲破


 


 


暧昧的低喘伴随着身体摩擦发出的稀碎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让人迷醉。


 


 


**********************************************


 


“海未那家伙真穷,用她钱包里的那点钱只够付几瓶酒的钱真是。”
絢瀬絵里骂骂咧咧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啤酒的推开房子的门和啃着西红柿的西木野真姬一起走了进来。


“不过海未她没事吧……?”


西木野看了看那边被锁住的房间说道,然后跟着絢瀬絵里一起走了过去


 


“反正那个家伙的话也就是把自己锁在厕所间或者钻到衣柜里啥的估计根本不——”


 


“嗯……?啊,絵里さん你回来了,ことり的衣服被我撕烂了,能帮我去找件衬衫么?还有做完之后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我们俩一会要去隔壁镇上吃个饭,车钥匙借我用一下。”


一边打开房间的门一边说话的絢瀬絵里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就连啤酒瓶子也滑落了下去。


地板上omega的衣服被撕的到处都是,和脱得一地的alpha的衣服混在了一起。房间内一股浓浓的事后气息,就算被盖住还是能看出两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刚才还满心怨恨的omega正一脸害羞甜蜜的抱着alpha的手臂枕在她的颈窝那里,没被毯子裹住的皮肤上错落着大小不一的刺眼的吻痕。


 


“海未ちゃん~刚才说好的事情呢~?”


Omega撒娇地蹭了蹭alpha的脖子,蜂蜜一般的嗓音刺激着自己身边人的神经。


“ことり我一会就抱你去洗澡,然后我就用自己攒下的积蓄给咱俩买个大房子,你生一堆小小鸟出来给我好不好?”
alpha完全被迷住了,用她那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一脸宠溺的刮了刮omega的鼻子甜甜的说道。


“嗯~海未ちゃん你最听话了~人家好喜欢~”


“那是,我最爱——”


 


【砰】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的絢瀬絵里使劲的关上了大门,颤抖着扶着自己的脸,缓了好一会,扭过头,露出一个抽搐了一般的笑容看向身后目瞪口呆的西木野真姬。


 


“……迟早要完。”


 


 



评论
热度(205)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