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姬】分手的话就跟我结婚

木佑君__Mimo:



现在别跟我提什么爱情,我简直是恨透它了。

我跟我相恋七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在便利店里,没错,是在便利店里分手了。

这一切都是闹剧。矢泽妮可拿着打半价的寿司,云淡风轻冒出了那样的话。

“真姬,我们分手好不好?”

“你又在搞什么?”我抄起手瞪着她。

“我讲真的,”她一边挑选食物一边检举我,“你总像个小孩子乱发脾气,不懂事,别扭得要死,妮可我照顾你累的不行。”

哈?我像小孩子?我可是我们医院年轻一代里里最冷静睿智的,矢泽妮可你那寒酸的小身板才像呢。

“好啊。”

我气不过,扔下购物篮转身离开。懒得跟她耗时间,下午我还得上班。



————————————————
那家伙总是喜欢开玩笑,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又是场小打小闹。

我并不知道我又做了什么值得她生气的事,我们经常吵架,明明决定了再也不要搭理对方,但是过了一阵她又会找我说话。

晚上我回到家后,桌上妮可做好的饭菜已经凉掉了。她人不在,我也没心情吃。

我决定直接睡觉。洗完澡后,进了卧室,惊讶地发现很多东西不在了。

基本上全是妮可你物品,衣物、习惯用的枕头甚至牙刷也带走了。我突然发慌,没想到是来真的,马上给她打了电话,结果被告知不在服务区。然后我又给她的妹妹打电话。

“姐姐啊,没回来呢。”

“那她有给你说过什么吗?”

“没有……真姬さん你们又吵架了?”

“没有没有……就这样了,再见。”

我挂了电话,又给希打过去。

“没在咱这……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妮可的所有异常告诉了她,然后她说:“来我家喝杯茶。”

语气严肃得不容拒绝。



————————————————
“妮可ちゃん是不可能这么强硬的,你看你们闹过那么多次了,哪一次是真正分开过了的?”

“可是她已经把她所有的东西打包带走了。”

“也许是你出了问题……你想想自己有没有在无意间冒犯她。”

我捏着茶杯,开始搜索除了工作外的和妮可待在一起的记忆。可恶,怎么那么少。实在摸不到头绪时,我突然记起我在办公室说过的话。

“前些天我在办公室对同事说了“怎么可能结婚”之类的话,刚好妮可来接我……是不是这个。”

“差不多了,应该是这样,”希松了口气,“你这话也太随便了,是个人都会生气啊,况且还是跟了你七年的妮可。”

“可是结婚的话,像我这种职业,还早啊,我才二十六岁。”

“妮可可是比你大两岁。”

我一时语塞,确实我应该想到这点的。她为我放弃和承担了好多。想成为宇宙第一偶像的梦想也不知道是在和我恋爱的哪一天起开始闭口不谈了;无论如何都要提前比我早下班然后去超市购买食材再回家及时的做好饭菜,只因为我的一句“想吃家里热乎乎的饭菜;在我第一次手术失败时,用自己的方式安慰我,整夜未眠……

而我又做了什么?和她恋爱起,我一直在害怕,然后只会把自己压在工作里,不坦率的性格又使我害羞向她传递自己的内心。

在希说之前,我还真的没考虑过结婚,得过且过的生活就这样和她走了这么久,是不是该有新的发展了?

我该和她分手了,因为我要和她成为家人。

“你说的对,可是她现在在哪里?”

希耸耸肩,喝了一口茶,说:“只能等等啰,妮可又不是小孩子,她是很有分寸的。”



————————————————
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任何消息。我等的都要疯了,每隔一个小时就给妮可打电话,可那头传来的还是“不在服务区内”。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啊,矢泽妮可。

希给我说什么七年之痒,但是这点痒快让我把皮都抓破了。那么多年,磕磕碰碰一路走过来,也许她最终等的,就是我的那句话。

她和我一样,都别扭,什么事都瞒着不说,总等着对方来猜心思。



————————————————
结束了一台复杂的心脏手术后,我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

这是第五天了,妮可不在身边的第五天,又要顾虑工作又要时时关注她的情况,确实够难熬的。

我拿出手机想再一次拨她的电话,外科那边的人急急忙忙地赶过来。

“西木野医生……那个,矢、矢泽小姐出车祸了,现在在住院大楼那边。”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问清楚了病房号,马上往那边赶。

回来就回来啊,干嘛给我这样一个消息。真是无情啊。




————————————————
站在特护病房外喘了几口,我颤着手打开门。

千万、千万不能有事啊——

那个黑发小个子悠闲地躺在病床上啃着苹果看着电视里的搞笑节目,虽然腿上还打在石膏。

再三确认她身体其它部位完好后,我的心情是喜怒交加,走向前抱住她,尽情地嗅着她发稍上的香味。

“真、真姬!”

鲜少的拥抱似乎吓了她一跳。才五天时间,我的思念就已经到了极点,闷在心里无处释放。蹭了蹭她柔软的鬓发,我松开她。

“身上还有没有其它痛的地方?”

“我很好啦……明明就是个打石膏的事,你们医院的人一听说我叫矢泽妮可就非要送我到这,还给我买了一堆水果,”妮可指了指柜子上的苹果,“记得还哦,真姬。”

我点点头。



“走哪儿去了?我找你好久,打电话也不接。”

“去乡下玩了,那边没信号。”

“那腿呢?”

“刚出车站就被车撞了,够倒霉的。”她吐了吐舌头,然后拿起旁边的遥控器换节目。

“呐,妮可。”

“嗯?”

“结婚吧,我们。”

“哈?”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结婚是青春的坟墓场。妮可我才不要嫁进你们西木野家。”

“有‘西木野’的话就可以有很多东西了。”

“说的好像是什么宝贝一样。”她一脸不屑。

“都比不上你。”

脱口而出这句话,她红了脸,别过头看着窗外,我也红着脸习惯性地卷发尾。

“我们已经分手了哦。”

“也对,我们要结婚了,这段关系就先告一段落了。”

“你啊,也真是的。”

她叹了口气,转过来,看着我的眼神愈发的柔和起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真爱闹脾气,真姬你真的有好好想过了吗?”

在那之前,确实,我从来没想过和她的未来。我总是害怕着,我还没有把很多事情搞定。比如说我父母的事,他们虽然对我们温和了许多,但还是心存芥蒂,又或是今后孩子的问题。这些繁杂的事情都给未来带来了巨大迷茫,加上我总是避开这些该面对的问题,只是一种随随便便的态度和认真的她生活。

“我想过了,结婚后就更有必要去承担更多。我该学会去照顾你,而不是总向你索求。妮可,放下所有的顾虑和担心,和我生活吧。”

我握住她的手,等待着她。妮可开始只是笑,然后眼圈渐渐地红了。我有些慌,指尖抚去一颗颗快要滴下的泪珠。

“什么都没准备吗?”

“哪有时间啊,你回来应该通知我一声,要什么戒指都可以给你买。”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向刚出了车祸的女朋友在背景乐还是电视搞笑节目里人们的笑声的病房里求婚了。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闹剧啊。

“真姬。”她竖起小指,调皮地笑,“拉勾勾哦。”

“小孩子吗你。”

虽然这样说着,我还是伸出小指、勾住她的小指。

“说好了,不要松开我了。”

“啰嗦,妮可才不会那么随便,笨蛋。”



————————————————
每次妮可来医院接我时,我的助手会在一旁戏谑道:“西木野主任的小女友来了。”

然后我会冷冷地说“滚去工作”。

如果,她在明天说了同样的话,那我一定会回答:

“是西木野主任的妻子。”




【END】

评论
热度(316)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