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太白

如月林檎: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奶茶店老板扔下这句话以后,就和她从帝都来的藏族男友去尼泊尔了。我么,没探索世界净化心灵的那份雄心壮志,倒是对能便宜接下这家店沾沾自喜了很久。
        而且啊,看人比看风景有趣多了,不是吗?
        其实呢,和天朝不动如山的油价一样,每天光临本店的人,主要还是那些站着喝茶的小白领和坐着吃鸡排的lo娘。轻车熟路的我,做起这个店主倒也得心应手。
        切,当年萧宫菊还说我当不了店主,她以为我是她那永远不变的体重啊。也是,有趣的人,总是能让人记住。听说,她几个月前找了个尼日利亚来的黑人男友,在一个广告公司工作得格外卖力。
        萧宫菊也回归“正常人”的队伍了。
        不过呢,自从店里来了几位新常客,我就觉得,当年的萧宫菊,也不过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过程罢了。
        他们是一群穿女装的男人。
        说来也怪,相比某些能把lo装穿得像裹着花布的石柱的部分lo娘,这群男人倒是风姿绰约的很。他们修长的双腿上经常套着黑色或白色的丝袜,精瘦的身体把各种各样的小裙子穿得恰到好处,配上一顶黑长直假发,再化上精致的妆,实在标致极了。
        偶尔来店里的那些男生,在看了他们的扮相之后,都会发出一种散发出别样荷尔蒙的赞叹:
      “可爱的男孩子最棒了!”
       噫,“三扁不如一圆”,说得也是这个吧。
       有趣的是,这群喜欢穿女装的男人,倒也不是什么偷鸡摸狗之辈。除了收入不菲的程序员和画手,也有几位医生。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家境不错,有钱有闲的大学生。
        人呐,富作死,穷折腾,总之就是闲不下来。
        这群人里,最有趣的一个要属太白了。因为他姓白,来店里的时候,也总是穿着白色的lo装,所以得了这么个雅号。
        其实啊,相比凑起来就能搞出一部大戏的女人,聚在一起的男人是无聊得多的。他们的话题,无非是玩具和女人两类。不管玩具的原料是塑胶还是钢铁,也不管女人的胸部是高耸还是平坦,他们永远都乐此不疲。
        作为其中风云人物的太白,自然是一位的佼佼者了。据他自己说,他从萌系手办到高达模型,从电子产品到尼龙军装,不是曾经拥有就是如数家珍。
        可惜,上苍总是不会让人太完美,在玩具这里已经登峰造极的太白,却格外的没有女人缘。听说,他还是处男呢。
        这天下午,在我很戏谑地问他是不是处男的时候,太白非常愤怒地说道:
       “放他妈的屁,老子有女朋友,都要奉子成婚了。”
       “恭喜恭喜。”我放下手里的杯子,“对未来有打算了?”
       “嗯,我准备让她当全职太太,女人嘛,本来就不该抛头露面太多。我单位里,不管有什么项目,一听说是女人主导,我就不想干了。女人怎么能骑男人头上呢?”
       “哦……”我有点惊讶,平日里那个满口科学和自由,喜欢在朋友圈里辟谣的男人,在这方面倒是十分保守。我又拿起一个杯子,好掩饰自己的尴尬:“怎么这么说啊,你不怕你未来的老婆打你啊。”
       “我才不怕她呢,男人就该主导女人。”
       “喔……”
        就在我尴尬得不知道杯子往哪放的时候,从门口进来一个人,如狂奔的犀牛一般撞到太白身上。吓得我赶紧抓住杯子,虽然我十分担心干瘦的太白会被这堵胸前自带两坨凶器的移动肉墙撞死在我柜台前。
       “老公~”
        嗬!
        萧宫菊!
      
       


       

评论
热度(5)
  1. 聪明可爱贱萌萌🐳💦100℃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