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从本能【ABO设定】绘希线番外一(R18)就算是医护play也很正经(?)的学生会长

某熊·TFR:

不知道为什么就做了之类的=。=明明熊叔看别人写的扶她觉得很起劲为毛线自己写的时候就变成这幅鬼样了=。=这次写的动作很多,不像前几篇以内心为主不过真是太难写了···现在越来越佩服那些擅长写肉的太太们了ORZ果然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写吧=。=


祝食用愉快······?




先说好!ABO世界观!接受不能请果断右上角小红叉!吃不下就别强迫自己!恶心到了还要过来喷熊的,看某熊一爪子把你拍到墙里抠都抠不出来嗷!!!(´・ᆺ・`)


 


番外一:就算是医护play也很正经(?)的学生会长


 


“希!”


 


绘里猛地打开医务室的门,脸上微薄的汗水和浅浅的红晕一看就是急匆匆赶过来的。


 


*********NOZOELI*********


“绘、绘里酱!”穗乃果咚的一声打开了学生会室的门,绘里心疼门之余更加头疼穗乃果的冒失。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绘里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进行最后的检查翻阅。


 


“希、希酱她···”


 


完全没看清楚绘里是用着怎样的动作瞬移出现在穗乃果的面前,Alpha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散发了出来。


 


“希怎么了?!”


 


跟在穗乃果身后的南小鸟在剧烈的跑动之后又受到绘里信息素的冲击,双脚一软就要跪坐在地上,一同跟来的海未眼疾手快扶住了小鸟,然而在绘里信息素的冲击之下也感觉到窒息一般的痛苦。


 


穗乃果连忙喘了几口气将小鸟和海未挡在身后。


 


“希酱···在医务室···”小鸟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绘里的身体先于大脑行动起来向着医务室狂奔过去,完全忘记了“走廊内不允许跑动”这一条规定。


 


“诶···绘里酱···”穗乃果刚打算叫住绘里,被小鸟拦了下来,穗乃果一脸茫然的看着对着自己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的小鸟。


 


*********NOZOELI*********


希穿着护士服坐在床上,抬着一条腿正准备好好的把过膝袜穿上,见到突然闯进来的绘里也是一惊:“绘里亲?”


 


绘里快速的从上到下扫视了东条希的身体。


 


嗯,头部没有受伤,手臂没有受伤,身体没有受伤,腿部没有受伤。


······


不过护士帽没有好好的带整齐啊,还有那个护士服的前两颗扣子给我好好的扣起来啊,不过希的胸部果然很赞,不对不对这么神圣的护士服怎么希穿着感觉这么色气,不不不腿不要再抬高了,啊看到了看到了啊···


 


希看着绘里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开始散发出灼热的信息素,慢条斯理的穿好袜子,轻声问了一句:“好看吗?”


 


绘里下意识的点头:“好···不不不我我没有偷看。”


 


希笑了笑走近绘里,绘里不由得后退着直到身后抵上了医务室的门板:“那个···希?”


 


希紧紧地贴上绘里,两个人的胸部挤压在一起,绘里一低头就会清楚的看到那溺死人的沟壑,然而不低头的话就会对上那双让自己大脑眩晕的迷人绿瞳。


 


“绘里亲···想做了吗?”


 


绘里连忙摇头,开玩笑这里可是学校的医务室。


“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绘里亲是这么想的吧。”希微微笑着,然而膝盖却隔着裙子蹭了蹭绘里下身的某个地方。


 


“但是···这里可不是这么认为哦~”


 


绘里努力的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希你不要总是这样···”


 


希向后退了几步:“本来觉得绘里亲这几天很疲劳想要好好的给绘里亲检查一下身体的,不过既然绘里亲不需要那就算了吧。”希露出那种眉毛和眼角垂得很低的笑容,香甜的信息素传达出微量的失落,绘里心里一疼,然而又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咳、嗯···我、我是很想给希检查身体啦。”


 


绘里眼角瞥到一旁挂着的白大褂有了主意。


 


“希最近照顾我也很累啊,那么希也来让我检查一下身体吧。”把手伸进白大褂的衣袖中,绘里走了过去把希推倒在床上。


 


“希同学要好好的做个体检呢。”绘里特意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在希的耳边轻语。


 


希偏着头想要躲开那撩人的气息:“要、要怎样检查?”


 


绘里右手的拇指轻轻摩挲着希柔软的唇瓣,希也会意的张开了嘴,两根修长的手指就这样伸到了希的嘴里搅动着柔软的舌。


 


“唔···嗯···”被绘里的手指稍微顶到了喉咙希轻轻皱了皱眉闷哼了一声。


 


绘里把手指稍微抽出一段距离又送了进去:“嗯,喉咙没肿,”又按了按企图逃走的小舌,“舌头的颜色也很漂亮,”看着希嘴角流出的晶莹绘里喉咙发紧,“唾液稍微···有点多。”


 


绘里抽出手指随意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捧起希的脸亲了上去:“体温吗···”


 


舌头探进希的口腔两条滑腻的舌头交缠着,绘里用力的吮吸着,几乎想要把希吃到腹中。


“体温···有点高。”双唇分离,绘里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希不由得轻笑了出来:“绘里亲真是太可爱了。”


 


绘里眯了眯眼,板正了表情:“希同学呼吸很急促呢,看来有必要做一下胸肺检查。”


 


一点也不温柔的扯开本来就没穿好的护士服,手指精准的掐上两点樱红,另一只手则握住浑圆的饱满任由其在指缝中变成下流的形状,“已经是漂亮的粉红色了呢,敏感度也很好,已经硬挺起来了。”


 


“唔啊——”刚欲发声的希被绘里用吻堵住了声音,“现在还是在学校里哦···”


 


“绘里亲···”


 


绘里停下动作双手环胸认真地说道:“搞错了吧,希,现在我是在给希检查身体哦。”


 


希的手滑入绘里的校服裙摆中,准确的握住了早已硬挺的灼热。


 


“那么···‘医生’要怎样给咱治疗呢。”希不再控制自己的信息素,香甜的气味冲击着绘里的理智。


 


绘里脱下希的内裤,葱葱玉指在秘密的花园外停留了一阵:“看样子这里需要好好的检查呢,触诊的话就从这里开始吧。”


 


希的腰在绘里的动作之下一阵一阵的颤动,在某一个瞬间突然绷紧然后放松软软的躺在了床上。


 


抽出手指,绘里细细的舔着手指上的黏液,瞳色已是变成深邃的暗蓝:“希同学真的是需要好好的治疗一下呢,是想要静养还是···”


 


希伸手拉住绘里的白大褂:“咱觉得还是注射会好得快一点。”


 


没有多余的言语,在大量的信息素完美的交融在一起之后一切就是水到渠成一般的自然。


 


当绘里将自己的爱意带着滚烫的温度释放在完全接纳她的希的体内时,在本就高度契合的信息素的作用下两人的Soul Banding更加的牢固了。


 


绘里迅速的把两人的衣物整理好,握住还在床上休息的希的手疑惑道:“为什么希今天突然会想···穿成这样?”


 


希侧躺在医务室的床上,脸上的婴儿肥被压出可爱的形状,她抬眼看着绘里笑了笑。


 


绘里亲你总是喜欢勉强自己,咱知道你比谁都用心,但是有的时候不要总是大包大揽的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咱会很心疼的。


 


风穿过窗子吹动着雪白的床帘发出沙沙的声音。


 


绘里愣愣的看着希,而后轻轻笑着。


 


那以后也要希多多帮助我呢。


 


 


再说一次!ABO世界观!接受不能请果断右上角小红叉!吃不下就别强迫自己!恶心到了还要过来喷熊的,看某熊一爪子把你拍到墙里抠都抠不出来嗷!!!(´・ᆺ・`)



评论
热度(148)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