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啊,请为她留下脚步

不成文书柜:

  首先,生日快乐,海未。


  然后,咱们进入正题吧。你的海未,他的海未,我的海未,还是说是小鸟的海未?那还有没有可能是绘里的,是真姬的是穗乃果的海未呢,嗯?可说到底,她是她自己,是任谁都能随意拉扯揉捏的软蜡,是文里画中的小小角色,是被爱着的不断创造的人的造物,仅此而已。


  借你的生日,说你的自由。


  既然我能喜欢你,那别人是否也能呢?当然,谁都能爱上你,海未。然而爱不是长久的,也并非信仰般坚不可摧,那更像一场狂欢的消遣或是某晚荒诞的梦境,我有喜欢你的自由吗?有,既然有,那么理所应当的,我也享有同你告别的自由。爱不是枷锁,如何在我笔下使得你三心二意,一会儿抱着这个,一会儿又牵着那个,好笑吗?一点也不好笑,因为那都是你,却不是同一个你。


  我必须将你当作一个人来对待,否则一切将无从谈起。


  昨天是记忆的沙海,我享用你的今天,却不知我们的明天还会从何而来,天命还将如何而至。如同履行责任般我写一句生日快乐给你,没有得到回声,也不能指望听见回声,因为那即便有了,也还是我的自娱自乐。你是没有声音的,可你是没有心的,是既有形也无形的人偶,启动的齿轮在匠人们的巧指头下扭动,将要演出的内容也都烂熟于心,好了,今天是这家的孩子,明天是她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能做回园田家的孩子?


  抱歉,恐怕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选项。


  我不在意你的出身,也不在意你曾被安排做了怎么的角色,我会去关注的仅仅是与我一并走到今天的那个你而已。心血也好,时间也罢,为你花费的这些都不值一提,快乐快乐,我们共有共享共治的快乐。


  正如造物主创造我般,我模仿着,也乐在其中地同样创造了一个个你,以及为你而生的世界们,为你而生的配角们,这样的位置满足了吗?人的欲壑是没法填满的,可你不同,你能是完人——事实上确实如此,你现于人前的几乎尽是高贵美好的品性,失真与谄媚般的美好。所以啊,爱总归是爱,可对你,我恐怕也只是一颗让人笑话的匠人心在作祟而已。
 
  所以你不是,也没办法是一个人。所以你也更惹我喜欢了。


  听明白吗?


  我们和别家的海未不一样,每一家的都不一样,闲了下来时候就牵着来给人瞅瞅,见见,自豪地走出家门,自豪地捧着笑容与称赞的花冠再回来,这该多好。我容不得你挨些长舌妇的唧唧歪歪,也容不得不学无术的小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海未。我并非一杆好使的枪,可也一定不会叫豺狗有好果子吃。


  如果有幸,明年我还会陪你走过这个生日。如果不幸,也还请记得我这人,谢谢,


  生日快乐,海未。

评论
热度(44)
  1. 聪明可爱贱萌萌🐳💦不成文书柜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