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时光深眠 (三)

衣锦琼华:

(三)


 


在这之前,海未原以为小鸟定下留学后应该早就收拾东西回家住了,毕竟处于代代木的边缘,临近新宿,如此地段让出租的公寓并不便宜。然而,她怎么都没能想到在这个夏末,还能安安静静地抱着软软的小鸟一层层地爬楼梯。


 


声控灯亮了。


脚步停下,海未把喘息声压低,她抬起膝盖,空出手来掏口袋里的钥匙,小鸟半醒半睡地歪在她肩头,顺从地换了个姿势坐在腿上,胳膊搭上另一侧肩膀,不知呓语着什么。


夜风习习,手指在锯齿丛中摸索,钥匙串接连发出碰撞的声音。


——声控灯灭了。


楼道的窗口吹过东京入夜的风,透过玻璃上的灰尘,高楼下霓虹灯连成红彤彤一片,海未愣了愣,在微红的反光中拎出目标物,投进锁孔。


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全是这个人衣料里,颈窝间,皮肤上的香气,海未抬脚关了门,开关打开,小客厅的灯吱吱呀呀了一阵,终是有气无力地亮起了昏黄的光,洒在大大小小的纸箱和行李箱上。


以前用来装各式花边的收纳盒,还有被粉色罩子包裹的缝纫机已经消失不见,茶几上只剩三两只碗碟,压着几页废弃的设计稿,另有几张蔫蔫地蜷在地上。


要搬家,人也变得格外懒散了啊,海未无可奈何地想。


才犹豫一会儿,蓬蓬的头发扎了过来。


“……小海~~”家的气息让某个醉鬼悠悠转醒,她嘀咕着往怀里钻,被夜风吹得冷腻的皮肤转暖,热度在连衣裙偏歪的衣领处熨出浅红,并渐渐点染到脖颈,晕上脸颊。


海未一个踉跄差点撞到门口的大纸箱,她想把人从怀里揪出来,结果根本抗不住小鸟全身的重量,想说什么,而醉鬼完全听不懂。


她张张嘴,最终只得艰难地挤过大小纸箱来到卧室,把人放到还算干净整洁的床上。


一接触床,粘人的小鸟总算听话地离开怀抱,她抬起头,胳膊还搭在海未的肩膀上,带着几分欢欣地眨了眨朦胧的眼睛:“要睡觉了吗?”


“……”


海未连忙按住那双摸找纽扣的手,她直起腰,摸了摸发旋,哄道:“渴吗?”


小鸟调皮地挣了一下手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再忍耐一下,我去倒水。”


“嗯……”


海未还想说什么,又觉得太罗嗦,出卧室后不放心地回望一眼,只见对方双手端放,一脸严肃地正襟危坐。


……还是不放心。


她按按额头,重新回到堆满行李的客厅,眼下的杂乱程度再次让她停伫片刻,凭着记忆翻出水壶烧上水,又幸运地从冰箱里找到盒牛奶。


牛奶的日期是昨天。


海未边关了冰箱门边皱紧眉头。


海未热着奶锅,静静地看挨着锅壁的牛奶逐渐冒起细泡,发出哧哧的声音。没有煮开,只是六七十度的温度,倒进玻璃杯中腾起一圈水雾。她坐在沙发上等,望着水雾虚了杯壁,凝出水珠。


“小海……”


水壶的声音低下去,与此同时细细的,委屈的呼唤让海未浑身一僵,她转过头,一眼就看见那人赤脚站在卧室门口。


卧室里的月光铺设在公主脚下,孤零零地衬着白皙的足弓和圆润的脚趾。她抓着裙摆,另一只手在揉眼睛。


“怎、怎么了?”


“嗯……”这个问题似乎很难答,小鸟费力地想想,走上前,她先是坐了一点沙发,然后偷偷地挪动占领了半边,如愿以偿地抱住海未的胳膊,就佯装不存在一样不动了。


海未屏气片刻,叹了口气。


杯壁上凝着的水珠落入杯中,海未试了试温度,送到小鸟嘴边:“喝了会好点。”


跟她挨得紧紧的小鸟动了动,像某种幼崽一样就着她的手把牛奶喝进肚子,喝了一半向后缩了缩,海未便竖起了杯子。


“怎么了?”


小鸟摇摇头,她直起身子,带着浓郁的奶香,飞快地在海未脸颊上印了圈奶印。


事发突然,海未险些把杯子扔到地上。她费了好大劲才用正确的手去摸那个唇印,指尖下的脸飞速变热,而罪魁祸首还呷呷嘴,迷糊着去扒她的手,自己乖乖把半杯牛奶灌了进去。


海未接过牛奶杯,局促地双手拢着杯壁。


小鸟饶有兴趣地盯了她一会儿,然后仿佛恢复了元气,像只雏鸟般煽动翅膀聒噪起来:“要漱口。”


爱干净的小鸟似乎现在才苏醒过来,讶然地追寻某种发酵的酒气,揪着皱皱巴巴的连衣裙衣领左右嗅了嗅,漂亮的眉蹙起,嘟嘴央道:“要洗澡。”


 


如果说今晚海未会在“今年最后悔的事”上加一条,就是亲手安排手工社去酒屋聚会,如果说是“人生最难招架之事”,那必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喝醉的小鸟。


“……不行,会滑倒。”


衣橱里的衣服已经清空大部分,但收纳盒中的睡衣还在。


“要洗澡。”


海未脱运动衫的手一停,尴尬地看见钻进毛巾被的小鸟探出头来,直直地瞅着她。


察觉到海未的注视,小鸟委屈地重复道:“小鸟要去嘛。”


“可是……”海未把运动衫放下,手臂撑着床,企图劝降。


结果先前还躲在毛巾被里的小鸟软乎乎地钻了过来。


“一起,和小海一起好不好,这样~这样就不会滑倒了嘿……”紧紧抱住。


两双眼睛近在咫尺,海未连忙闭上自己的——“不、不可以!”


“为什么……”长长的睫毛垂下,安静了一会儿又闹腾起来,手脚并用扒上去,傻乎乎地乐道,“这样走哪里都必须带着小鸟啦!”


重量加的太突然,海未双手滑了几厘米勉强撑着床,闷哼了一声。


“所以就带着小鸟嘛……求你了……”


 


夏末依然热,即使打开空调,这会温度还没有降下来,两个人外出一天,又喝了酒,即使换了衣服,小鸟依旧很直白地表达自己并不舒服,她明显不安,这会儿还在流汗。


“求你了”哼哼唧唧地一出口,海未觉得某根弦啪一声断了。


 


……


 


挂钟已经过了十点,挨家挨户的电视机已经关闭,对话也渐渐熄了兴致,黑暗与静谧是这个时段的主旋律,然而恰恰此时,六楼亮起了半边灯,这家住户的花洒窸窸窣窣地开始工作。


海未没有想到会有热水。


细细的水流落在头顶,小鸟舒服地哼着不知名的歌,享受爱人给予的头部按摩,还贪心地仰头想贴得更近一些。


“这样不行,会被呛到。”被理正言辞地制止了。


“呼……”她坐在小板凳上长叹一声,蝴蝶骨伴随呼气颤动了几分。


洗发露揉起的泡沫落下指尖,顺着发丝流到白皙光滑的背。灰发就这样在海未手里显出本色来,她恍惚以为自己是在托着稚嫩柔软的鸟类绒毛,等回过神又觉得有些可笑,于是她把这些绒毛用发卡夹好,去拿架子上的沐浴液。


这时候小鸟转过身来看她。


锁骨在颈下画出流畅的线条,水从此间流至柔软的一对圆润,分成几股,轻巧地滑到肋弓和肚脐,濡湿了围在腰间的浴巾。


然后女孩子站起来,极其自然地解下了浴巾。露出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以及……


 


装洗浴液的瓶子咕噜咕噜滚到瓷砖上。


“没、没事!”不用看也知道小鸟正在把无辜又疑惑的眼神投过来,海未连忙解释道,她捡起塑料瓶,全程都偏着过分发烫的脸颊。


再亲密的事都已经做过,即使不算恋人,从小到大该看的应该都已经到屡见不鲜的程度了。然而,做不到。


海未穿着夹脚拖鞋,因为害羞运动短衫都没有脱,湿了的下摆紧贴着大腿根,里里外外潮湿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小海,是这样哦,”小鸟凑近,伸出手指把海未的脸推向正中,接着笑眯眯地拿过洗浴液,顺顺利利挤在浴花上,用爪子揉了揉,“哈噗——”


耀眼的灯留下五彩的残影,吹起的泡泡飞了海未一身。


小鸟去戳黏在海未脸上的泡泡,还没碰到,就被人握住。停顿一下,那只手轻轻抚过了湿乎乎的发顶,接过来浴花。


“嘿~”小鸟颇为受用地弯起眼睛,享受柔软的浴花涂擦身体的感觉,层层细腻的泡泡盖住了妙曼的线条,无事可做,酒精就促使幼稚的小女孩继续吹泡泡,不一会鼻尖上,额头上和发顶都披满了棉花团。


 


海未没有说话。


这是一个水汽与荷尔蒙交织的迤逦夜晚,她感觉血液愈发冲击头顶,淋漓水声听不见,热度攀升,心跳加速,毛细血管包绕的指尖正发红发烫,时不时和爱人滑嫩的皮肤接触,微凉的触感激发更高的热度。


她感觉自己快被煮熟了。


像是投进了汤汁翻滚的火锅,被热浪卷走顶起数次,就变了色,腾起热烟。


 


然后……


玩泡泡玩腻的小鸟突然带着浑身棉花团扑进她的怀抱,两人闪进花洒正下方的同时,小鸟碰开了花洒。


“刷刷刷。”


——铺天盖地的凉水浇了下来。


“嘿嘿嘿,这样小海也要洗澡啦~”得逞的小鸟仰脸笑起来,揪了揪海未的短衫,撒娇道,“都湿了——”


海未很想像吼“穗乃果!”一样大声说“小鸟!”,然而,她做不到。


于是她木然地摸了把脸上的水,一手脱掉运动衣,重新调好水温,认认真真地给这个醉鬼冲泡泡。


 


……


 


泡完澡吹干头发,两人真正安稳地躺在床上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沐浴的过程是热的,可是等静下来,空调带来的舒爽反倒有些凉意。


海未摸到遥控器,摁下了关闭。


空调叮铃铃的声音在午夜十分清晰,几个呼吸后,海未感觉小鸟从自己身侧抬起头来,小声问道:“小海还没有睡吗?”


“……嗯。”


应了声后,似乎有话说的某人就没动静了,海未睡意朦胧,直到察觉到身旁的床垫一轻,她睁开眼睛,在黑夜中隐隐能看清小女孩的轮廓,纤弱的身体拥着毛巾被,即使看不见,海未也知道她是在注视着自己。


海未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直到唇被噙住,热泪滚上脸颊,咚地落进耳朵,凝在心口一洼苦意。


她瞬间清醒了。


蜂蜜水、牛奶以及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泡澡,现在小鸟的大脑中酒精浓度还留存多少……呢?


不知道。


唇瓣被舌尖反复舔舐,潮湿的手心摸到她的肩膀,带着微微的颤抖。


夜幕张开巨大的黑羽,显出人迷蒙无防备时的脆弱,又消减去了呐喊的声音,哭泣的声音,倾诉的声音。


一个算不上缠绵的轻吻。


吻完分开,小鸟撑在海未上方,灰发夹裹着清香窝在了枕旁,两人离得这么近,喘息、啜泣和心跳都无处遁形。


海未把人抱紧,小鸟乖顺地蜷在她怀里。等安静下来,她把下巴抵到灰发上,低哑地问道:“怎么了?”


软发在颈下蹭着,热乎乎的泪落在颈窝里,女孩子惶然地用手背擦,接着她直起身,用留有泪痕的手攀着海未的肩膀。


“难过……”她嘤嘤答道。


说完她像个小孩子一样,笨拙地去咬海未的唇,动作要比刚才重很多,带些闹脾气的轻咬,像是不得要领的啄,海未浑身一僵,震惊之余没有动,只是默默张开唇齿,方便她吻得更顺畅。


吻得深了,海未仰着头,颈间每一分沟壑十分精致,本来系严的纽扣从扣眼里脱出,衣领被搓到左胸前,耷出层层叠叠的褶皱,小鸟的手按在上面时,她深吸口气,闭眼发出一声轻叹。


“小海……”


分唇,殷红的唇瓣印在锁骨下。


“小海……”


手掌抚过紧绷的小腹,指腹勾过脐部的凹陷。


这些呢喃着的呼唤,海未咬紧下唇,没能回答一个嗯。


凌乱的呼吸带热了夏夜的温度。


手探进内裤时,这位沉稳的道场继承人蓦然抓紧床单,她弓紧身子,对开的衣服滑到床上,遮住了铺在上面的长发。


园田海未是清素的,家庭是,衣服是,性格是,现在这般也是。她像极了青花下晶莹圆润的白釉,不会太过艳丽,却每一寸骨骼都美得触动心魄。


吸气到一个高点,就滞住了,白皙的肌肤开始颤抖,汗水悄悄滑落,她企图放松,结果移开手臂又像被电一样缩回,胡乱地攥住了床单,衣服,和落在床上的一小撮窗帘。


 


“咚!”


 


床挨着窗,年久失修的滑道断了一截砸下来,带着一角樱花窗帘倾洒而下,铺在飘窗上。


附近没有再高的建筑,只有很远处才有施工中的庞然大物,月正中天,大片月华随声掷于床上,如同飘落下一层银花碎玉,明亮驱走黑暗,濯洗出白中透红的身躯。


小鸟从迷蒙的梦里赫然惊醒。


因为太难为情,海未一直紧闭双眼,睫毛剧烈颤动着,突来的光让她睁开眼睑,琥珀色的眼睛染了一层薄薄的情色,然后渐渐趋向清明。


脸颊依旧发烧,她用手肘撑着身体,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如梦初醒的小鸟。


“……为什么不回家?”汗水湿了额发,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认真,然而一开口,嗓音就平添了丝慵懒。


大和抚子连忙住口,腮帮轻轻鼓起,转向另一侧,还偷偷转眸来看爱人的反应。


冰箱里的牛奶是昨天,浴室里有热水,虽然口口声声在说整理行装,可是却在不必要的出租屋里偷偷缩着。


这个问题要在平常是不可能问出口的。


其实哪怕现在,海未问完后都有些后悔。


 


果然这个问题带来片刻屏息,小鸟低头左右乱瞄,这个问题如果让明早的小鸟来回答,可能又是甜笑着说东西太多所以拖了很久,然而眼下,无计可施的她缓缓抬头,泪眼朦胧道——


“舍不得。”


 


海未睁大了眼睛。


 


“呐,小海——


你会害怕么?”


 


冰凉如水的月光中,一直以笑颜面人的她轻声问着,话语末,泪从眼角滑落,混入一片银辉——


“……小鸟会怕啊。”她单薄的肩膀开始颤抖,之前被恭贺学业有成时的笑已经难以维持,笑容消失了,只剩疲惫和寂寞。


“怕什么呢……”


小鸟犹豫许久才下定决心,她压低声音,哑哑地说:“怕……都这样努力过了,可是,可是还是不能陪在小海身边……”


“如果最后还是一个bad ending……小鸟不要一个聚少离多的过程,只想每一分每一秒地……和你在一起啊……”


在深夜里没有歇斯底里的迹象,哭腔被碾压到最低,只有凝聚在话语中,凝聚在心头的哀叹。


 


“……”


时钟滴答。


 


海未的手穿过小鸟的腋下,抚着背,手指压到后脑,闭眼接吻。


“不是。”


她吻过唇角,反复说着,深深的吻仿佛倾出所有的柔情,坚定的眼神带着温和,用温热的身子主动去拥抱。


交缠的皮肤又渐渐升温,她握着小鸟的手,小鸟揉过她的腰,种种苦恼被抛去,你来我往,忘情地投入到这场欢愉之中。


海未想起夏日祭的泛白烟花……


想起修学旅行时缠绵悱恻的雨……


想起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这些星点印象在她脑海中汇集,又散落到意识深处。


小鸟贴过来,柔软的肚皮和她摩擦着。她抬手,有些颤抖地去抚摸那只小巧的耳朵,虔诚地去吻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明知这么艰辛,为什么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她读过很多诗,俳句之外,其他也偶有涉猎,此时有些句子跟着在脑海中闪点、连线。她攥紧手,汗水和的泪水混杂,从光裸的皮肤没入起褶的被褥。


月光洒在她身上,静夜之中,她在剧烈喘息间,发颤地吐出一年前下决心和小鸟在一起时的想法,那是句诗,是她活这么大见过的最大逆不道的言辞,它来自一本书,和厚厚一沓纸笼罩在被葡萄藤切碎的光里。


 


“世界足够大……


时间足够多……”


 


她不仅仅只能做道场继承人,未必不能与世俗相抗,艰苦和分离也不意味着全盘皆输,这本来就是场赌注,筹码便是最好的年纪,最耐得住挣扎与等待。


 


眉轻蹙着,在探到最深处时,喘息粗重,她抓过毛巾被,摇动着头闷吭一声,神志不清时握了握湿腻的手,她大口呼吸,缓了缓附耳叹道。


 


“我不怕的。”


 


她拥着那个软软的身体,翻了个身,双手捧着对方还有泪痕的脸颊,头发湿了,伴随着呼吸从肩头散落在床上,明暗之间双唇触碰——


“我最不怕等待。”


 


与黑暗中不同,窗框外,高楼与月相随,这场情爱无人知晓,也极尽坦诚。


 


……


 




TBC


 


 


 


这是互攻不要怀疑,只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章快六千了不能继续了……于是我心情复杂地停了笔(够


心情复杂,海鸟这对你说我也说的时候不多,还有广泛被定义为“什么都憋在心里挺怂”的阿海,大多时候需要小鸟主动才能he。


于是我想写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的阿海,想体现出和满满女子力的小鸟不同的那份温柔和坚持。


个人作死系列……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另外如果被老福特吃了我再想办法(。



评论
热度(148)
  1. 聪明可爱贱萌萌🐳💦衣锦琼华 转载了此文字
  2. 聪明可爱贱萌萌🐳💦衣锦琼华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