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标记(又名:由手抖引起的祸)

雾岛琴师:

 @神棍希碳  小傻傻的点文,写成这样有点对不起她。。肉实在太少了【捂脸




但是我个人很喜欢这篇的海未,虽然极为OOC。




我很少写ABO,个人认为ABO是为了BL服务的。




所以我也很喜欢这篇的妮鸟希三人,不甘于Omega的身份伪装成Beta活得比Alpha还要耀眼。这样子的。




那么骄傲的小鸟,当然是想要完美的一次标记啦。




好在海未,也足够温柔。




所以这篇并不是FT




废话有点多  那么就↓












  身体滚烫。




 




  南小鸟的背微微弯曲着抵在墙上——是凹凸不平的墙体,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保存仅有的理智。




 




  抑制剂早就在方前因为手抖而滚进了下水道,南小鸟只希望此刻能有个不是Alpha的人发现自己——最好是东条希,或者矢泽妮可也行,作为Omega的她们一定会随身带着抑制剂,最是不济,也会用绳子捆住她,防止自己做出什么。




 




  毕竟发情期的人,是没有理智的。




 




  喘息愈发沉重,双腿因为下体的酥痒直发颤,几乎站不起身来。亚麻色的长发因为细密的汗而紧贴在被情欲染上浅红色的肌肤上——这绝对是南小鸟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色气。




 




  她靠着墙,身体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不知是为了缓解那一份烈焰般炙热地欲望,还是借疼痛让自己冷静下来。




 




 




 




  园田海未在认识SG其他两个神经病之前,还是正常的。




 




  至少不会在大半夜溜出去撸串然后被抓到深蹲几百下,熄灯的时候讨论隔壁哪个女孩子身材最正,午休的时候开paty被抓到举着破廉耻的牌子环游基地一圈。




 




  不过有一件事她倒是不后悔,那就是被其他两个人抓去Beta基地偷窥那三个女孩子。




 




  记得那一天天气很好,刚刚洗澡完的三人肩上披着浴巾,说说说笑地走出了澡堂。




 




  绚濑绘里扯着西木野真姬的衣袖激动得险些把衣服扯坏:“看!!阿希比妮可可爱多了!你看这身材——!!”语毕还抹了抹鼻子,不知道有没有血。




 




  西木野真姬挣扎着把手伸回,心疼地抚了抚衣袖上的褶皱,道:“妮可那种身材才叫可爱好吗?!萝莉即是正义!海未,你评评理啊!”




 




  “呃、呃,我……”一般这种时候都沉默的海未愣了愣,鬼使神差地附和了起来,“我比较喜欢左边那个。”




 




  “一人一个厚啊!来比比谁先攻略?”绚濑绘里顿了顿,“当然,阿希最可爱。”




 




  “口胡!”




 




  堂堂三大Alpha,居然会对三个Beta痴汉?




 




  其实不奇怪,海未没过多久之后就释然了。毕竟那三个人,可是比大部分Alpha都优秀的。




 




  “我不要找Omega,与其找那些认为自己弱小因而愿意任人践踏的废物,我宁愿喜欢Beta基地的那三个人。”                    ——绚濑绘里《深夜座谈》




 




 




 




  当然园田海未没有其他两个人那么疯狂。




 




  她对南小鸟,其实更多的是敬佩。敬佩一个出身平庸的Beta脑子里却有使不完的计谋和与自己有得一拼的枪术。




 




  的确很了不起,也对得起Beta基地“三朵金花”的称呼。




 




  第一次主动是在训练完毕后,看见绚濑绘里和西木野真姬一脸沮丧地把今早带出去的花丢进垃圾桶,突然想起——




 




  矢泽妮可和东条希都被SG组成员追了,南小鸟,会不会,有点难过?




 




  从某种方面来讲,园田海未和别人的关注点也的确不太一样。




 




  但总之,意识到这一点的园田海未打着“为了南小鸟同学的身心健康”这样堂而皇之的理由,第一次送了花给她。




 




  有了第一次,就……




 




  一开始是一朵还沾着前夜雨露的玫瑰花,到后来每一次都会虚心向其他两位前辈请教,一次比一次用心。但不管是修剪整齐的百合也好,装饰华丽的牡丹也罢,每一次的花南小鸟都没有任何回音。




 




  绚濑绘里和西木野真姬的花几乎每一次都会被退回来——但那至少代表着那两个人已经知道她们的心意了呀,甚至有一次绚濑绘里退回来的花束里还附了张卡片“你是个好人”……




 




  园田海未最怕的就是,南小鸟对自己的心意恍若未闻。




 




 




  昨晚月色很好,若没有绚濑绘里又和西木野真姬争吵起来结果被抓到的话,的确是个很好的夜晚。




 




  第二天的中午,绚濑绘里揉了揉酸痛的腿,道:“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用送花这种老土的方式?”




 




  西木野真姬累觉不爱:“基地里拿得出手的就只有Alpha才能进去的那片花园了啊,你还想要什么。”




 




  “我都收到好人卡了,不能再送了。可是基地管得严不让去Beta基地……”




 




  “咩哈哈哈哈我没有收到~”




 




  “你想打架吗?!”




 




  “来就来啊,我会怕你吗?……诶诶诶我的腰!!又扭到了疼疼疼疼——”




 




  ……又来了。园田海未揉了揉太阳穴,索性干脆翻身下了床套上了军装,不打算继续午休了。




 




  宿舍楼的围墙极其容易翻越,海未踮着脚尖,双手握住墙的上方将身体撑起爬了上去,然后才稳稳地跳了下来。眼前是废弃了许久的一层矮楼,绕过它就是平时训练的地方。




 




  但是今天,并不想像往常那样又去找花了。




 




  海未踏进那栋矮楼,因为许久不曾使用,甚至连地板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以及……满溢着的信息素。




 




  园田海未的身子一下子僵直了起来。




 




  这甜腻得像是抹了奶油一般的信息素绝不是Alpha的,更让她紧张的是,这一股Omega的信息素,比平时训练时锻炼的强了好几倍!




 




  这是怎样的一位Omega啊,应该在发情期吧?




 




  可……基地里怎么会有Omega呢?




 




  园田海未皱了皱眉,寻思着要不要再深入地走一走,看一看是谁。




 




  “嗯……”




 




  正值发情期的Omega终于抑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园田海未见到南小鸟的时候,她以及狼狈得不成样子,园田海未几乎认不出她就是那个威风凛凛地、喊出“Alpha又如何”这样的话的南小鸟。




 




  她整个人摊在地上,背部鲜血淋漓,一道一道地全是划痕。




 




  好在墙顺便划破了那一层衣物,不至于让南小鸟的伤口黏在衣服上。园田海未看得心疼,愣是压下那一份骚动,细心地为南小鸟处理伤口。




 




  基地的人都必须随身携带一些急救用品,所以海未处理起来也算轻松。




 




  只是处理完后,就不那么轻松了。




 




  园田海未虽一向自恃控制力强,但在信息素的诱惑下,竟然也禁不住地脸红心跳起来。




 




  只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南小鸟就已经主动地凑近她,而后,是一个绵长的吻。




 




  好甜……




 




  园田海未躺下了身子,让南小鸟趴在自己的身体上,防止她碰到伤口。




 




  手不自觉地按住了南小鸟的头部,强迫其加深了这个吻。在信息素的驱使与身上人的诱惑下,海未轻轻地挑起舌尖,撬开了身上人的牙关。




 




  舌与舌缠绵在一起,爱人的爱液异常甜美。




 




  一吻终了,海未难受地喘了喘气,还是问道:“还难受吗,小鸟?”




 




  “嗯……”轻轻地闷哼,大概也是认清了身下人的模样,有些害羞地转过了头。




 




 




 




 




 




  先是锁骨,紧接着是胸部,海未一路向下,在吻了吻肚脐之后,突然有些犹豫起来。




 




  她不想就这样标记小鸟。




 




  她还不知道小鸟的心意。




 




  没有等她开口,小鸟就呜咽起来。




 




  “海未、海未,那里……不,不要标记我……”




 




  她在喊我的名字。




 




  她知道我。




 




  不管如何,这样就够了。




 




  “好,我用手指。”温柔地舔干净了小鸟眼角晶莹的泪,海未褪下最后一层障碍,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推了进去。




 




  “如果难受记得跟我说。”




 




  这样温柔的海未,有谁会不喜欢呢。




 




  我想,等到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时候,再被你标记。




 




  海未,你听到我的心意了吗?





评论
热度(265)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