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Black night 1

阿希的腿,啧啧

暗夜雨至·TFR:

上流社会的晚宴有着非常明显的共通点,就是,反正都吃不饱。端着酒杯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穿行,紫色的晚礼服恰到好处的展现了主人完美的身材,天生自带的亲和气场,东条希一边在心里抱怨没什么好吃的,一边对着路过的每一个人点头微笑。这里的随便的一个人都是非富即贵,毕竟是闻名于世的西木野家的宴会嘛。至于东条希这样的小人物是如何混进来的呢,那当然是事出有因了。




“碰”酒杯对撞,希眼中的笑容更加明显,不动声色的和面前的女性一起假装抿了一口。“怎么样?”白色的晚礼服长裙,束起的亚麻色长发,名叫南小鸟的女性微笑着几乎没有动唇的低语,“完全没有头绪~”




“咳咳。”差点被口水呛到,幸好强大的心理素质让希迅速的回过神,没有做出什么不符合这个地方的失礼举动。“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可是头脑堪比计算机说谎从来不眨眼的kyla,怎么可能一圈下来还找不到人。”希表面上客气的笑笑,实则用牙缝挤出来的声音在吐槽。




“我可以把这里的所有人的资料都给你背一遍,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哪个才是我们的目标。要怪就怪妮可酱,她的提示我还没有看到,只凭我们手里的,我只能大概圈个范围。”在别人看来小鸟像是被希逗笑了,用手挡着脸,在对希点头示意。“说起来,她哪里去了啊,怎么就我们在?”




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笑的杀气满满,“妮可亲和我们的,委·托·人,去增!进!感!情!了,不要指望能看到她了。你圈了几个人?先看看吧。”无奈的和小鸟对视,“话说,帮西木野小姐确定没问题?总觉得会被她爹杀掉。”




小鸟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圈周围,酒杯转了个方向,希朝那边看了一眼,很快就注意到那个金发女人和她的同伴。“反正她付钱我们做事。只要把今天西木野先生的生意搞砸,尾款就到手了。然后我们就闪人了。说不定妮可前辈还能弄到不少的加成,恩,为前辈的献身精神举杯好了~”




两人再次碰了个杯,希假笑着背对着目标范围那边,“到底是谁献身还真是个严肃的问题。不过,金发还是蓝发?小鸟你居然能圈到只有两个人的范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前辈好欣慰~”




“再怎么夸我也改变不了前辈你要自己上的事实。我可不负责搭讪。不过,”南小鸟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既然是消灭后母的可能性,那肯定是耀眼的那个,金发!不过,完全没看出来这位会有成为西木野夫人的可能性,履历比西木野先生辉煌多了。那位西木野小姐的话真的能信吗?”




“好吧,金发,我懂了。从那位小姐说开始我就不信,不然你以为妮可亲只是纯粹的去占便宜么,恩,如果她还记得要套话的话。我准备去搭讪了,祈祷我能迅速解决战斗吧。”希换了个和善的笑容,朝着那边走去。




“呃,那金发是个冰山......”还没得及说一些情报,希就已经过去了。第一百二十次的谴责自家前辈这种纯靠感觉做事的性格,南小鸟开始以那边三个人为中心走动,每次走一段会顿一顿,以防被看出规律。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为付钱的顾客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出色的行动者矢泽妮可,完美的沟通者东条希以及缜密的计划者南小鸟。在这个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规则一向是别家倒霉自家看戏,以及对于这些小人物的不屑和跃跃欲试的兴奋,才放过了她们。可是,时间越长有些心怀恶意的人就发现,这些人越来越难被抓住。关系友好的某些特殊顾客,以及手中越来越多的酬金和一些不能言说的筹码,使这三人意外的成为了圈子内的另类。




换过无数的假名,用过许多的身份,即使面貌不变,也不会有人愿意在别的竞争对手面前自揭伤疤的去抓她们,而私下里,也从来没有人能够抓到她们。在法律和人情的边缘游走,这是属于她们的游戏场地。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南小鸟拜托侍者紧急把正在搭讪过程中的东条希拉了过来。而被那个绚濑牌冰山弄得毫无脾气的东条希换用嘲讽技能敲开了一块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演变成了赌酒的局面,但是也算是好的发展,结果酒还没喝,小鸟的信号就来了。




“坏的。”深知后辈的恶趣味脾气的希果断选择了最有用的消息。“哦,我们找错人了。”似乎遗憾于无法故弄玄虚,小鸟嘟着嘴有点不开心。“应该是她旁边那个,园田海未。”




真的是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好不容易从那个表面冰山的家伙那边找到点进展,感觉u盘有望,结果你居然跟我说找错了人?!excuse  me?!“咱要冷静冷静,你怎么知道找错人的?”“妮可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把名字用果酱写在蛋糕里了。会这么对待我的蛋糕的,绝对只有她!”




“好吧,问题来了。如何跳过那个绚濑,直接跟那个园田对话。”希陷入了沉思。“跟以前一样不就好了,让......啊啊啊,前辈那个重色轻友的,难道又是我?”小鸟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恩,想想尾款,你可以的。”希满脸含笑,突然一顿,“呃,不好。刚才把绚濑当成目标,然后因为那个园田太碍事,所以已经提前实行了调开计划......我跟她说有个暗恋她很久的人在等她。然后我现在又过来了。”




“又是暗恋?!难道我就那么适合去做那种暗恋少女吗!!!而且这次我可没有时间去查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啊喂,要怎么装成暗恋已久啊!”崩溃了,彻底崩溃了,这到底怎么办!“小鸟加油!我相信u盘一定就在那个园田不知道哪个口袋里,肯定能拿到的!暗恋少女你也一定可以的!你超级适合这种角色,相信我!恩,那我就去替你调开那个假冰山啊。”




啊,溜走了。小鸟决定下次吃饭的时候往希的饭里抹一把芥末,辣死她!




暗恋少女,暗恋少女,暗恋少女都喜欢往阳台跑,暗恋少女笑的都像哭,暗恋少女都喜欢逞强......好的,她绝对不会告诉希,她所有关于暗恋的印象全都来自言情小说。关于为什么每次都成功的没有人怀疑这个问题,大概是天赋异禀。长得就是一个暗恋少女的样子什么的,才不会听希瞎说!




“初次见面,园田桑~”南小鸟面对着阳台外面的天空,突然的转过身,露出了笑脸。“那个......”园田海未感觉进退两难,虽说绘里告诉她这个人的话一个字也不要信,但是,如果是真的,心意是不可以被敷衍的,需要认真的对待。


“假的,”“诶?”看着小鸟双手背在后面走到附近,海未愣了一下。“naomi跟你说的都是假的,我啊,完全不认识你。今天是初次见面哦?抱歉啦,园田桑。”轻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不知道为什么,海未总觉得,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而且,虽然在笑但是感觉到她并不开心。


像是,在逞强些什么。


“我......”该说什么呢,在她的笑容下似乎什么都说不出来。你还真是意外的没用啊,园田海未。




“呐,陪我喝杯酒吧,园田桑?”虽然再一次的成功了扮演了暗恋少女,然而完全不觉得开心。虽然不太清楚要找的资料u盘在哪儿,先喝杯酒好了,不然也完全不知道要聊什么。天知道她是在只看了履历的情况下跑来扮演暗恋少女的,一旦问起什么往事,直接穿帮不带犹豫的。




园田海未反射般的举起手中的酒杯,然后就看到南小鸟凑了过来,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明白了会发生什么事情,间接什么的也在脑海里游荡,心脏不争气的加快了跳动,微微偏过头,想起刚刚南小鸟转身过来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就心软了,举高了杯子。




小鸟趁某人偏头,立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园田海未的着装,标准的ol正装,口袋很少,算上裤子口袋和胸前的挂着笔的口袋,也就三个。最坏的情况是和笔在一起。飞速的转过这些想法,小小的抿了一口,冰凉的酒液从口腔滑倒胃部,心中突然有了种不安的感觉。




胃部很快出现了火烧火燎的感觉,紧接着是耳鸣,开始有了晕眩感,火烧感开始加重变成了揪紧般的疼痛,眼前出现了一个个青点,一时间没有站稳,幸好海未及时扶住了她。


“怎么......”


小鸟没有时间回答她,踉踉跄跄的推开了阳台门,尽力睁大眼睛找到了希的位置,赶了过去。右手开始迅速的转着左手手镯上的小钮,咔哒一声,一枚小巧的金色钥匙就落在了手里。


原本平均分布的侍者开始了不规则移动,四面的酒杯都有不同程度的调换,离得最近的侍者脸孔十分陌生,托盘中的红酒数量明显的减少了,而且,小鸟不小心撞开了一个背对着的侍者,他正在偷换客人放在桌上的酒杯。


要糟。


这是小鸟唯一的念头。




和绚濑聊得针锋相对,希正打算和对方开始实行拼酒策略,小鸟就直接撞进了自己怀里。立刻放下了酒杯,手心里被塞进了一枚小钥匙,“酒,”桌上的酒杯被推倒,鲜红的酒液侵染了桌布。“希,快......”“小鸟!!!”南小鸟彻底失去了意识,晕倒在希怀里。希简单快速的查看了一下南小鸟的情况,扫视了一下四周,立刻感觉到不对劲,半抱着小鸟转身就想离开。




“等一下,你是打算一个人带着她出去吗?门口你就出不去吧。”手腕被人抓住,嗤笑的问话,绚濑绘里这性格虽然讨厌,倒还算在说事实。“你想要什么?”完全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件事,东条希冷静的询问道。“我想知道,谁敢算计我。naomi,哦不,应该是nozomi桑。”笑的让希很想揍她一拳。


已经能够看到有客人突然倒下了,不过很快侍者就会过去把人带走,暂时还属于安全阶段。希对绚濑绘里已经没有话说了,冰山和自我中心的区别真的是非常明显,冰山只是冷漠,而自我中心则是无视其他人。取代了在场的人,直接用我来替代,如此嚣张的家伙......但也只能合作。


“好。”


“海未,抱着那个昏迷的。我们直接闯出去。”




绚濑绘里所谓的闯出去,就是真的闯出去。


东条希愣愣的跟着那两个人踢开挡路的侍者,来到二楼的窗口,然后绚濑绘里把她横抱起来直接跳了下去,受到了强烈惊吓的东条希还能抽空为南小鸟昏迷的现状庆幸一下,不然以小鸟那个洁癖又厌恶生人的性格,估计园田海未得被她折腾死。哦,顺便还有,园田海未抱着个人还比她跑得快,什么世道!


绚濑绘里直接奔向了停在外面的跑车,一刻不耽搁的上了驾驶位。因为抱着南小鸟,园田海未跟着东条希坐进了后座,然后车子一个大回转,甩开了后面追来的侍者,直接冲向了现在还开着未来就难说了的庄园大门,高速平稳的离那个晚宴场地越来越远。




坐在后座上,东条希把南小鸟挪到了门边,摸了摸额头,已经开始高烧,没有半分犹豫的撩开了自己的晚礼服,一直拉到了大腿根部。园田海未第一时间转过了头,但是又担心昏迷的小鸟的情况,还是转了回去。希的腿很白很长,不过,最显眼恐怕还是绑在大腿上的黑色带子,上面扣着三小支绿色药剂。


希抽出一支药剂,解开了小鸟的发带,亚麻色的长发一下子披散开来。从发带里面取出小小的针头,对接在药剂上,希对着小鸟那节扣繁复的礼服愣了三秒,最终还是决定暴力撕扯。


园田海未亲眼看着东条希把南小鸟的礼服从领口开始扯了一个大口,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和漂亮的锁骨......下一秒海未已经毫不犹豫的用手挡在了旁边,心脏大概过了八十大关,毕竟不能指望一个从小就接受传统的人能受得了如此的刺激,虽然自从认识了绘里之后,对于廉耻的定义就不停的在刷新下限。


或许又需要重新看待自己的朋友了。这是园田海未在看到前座的绚濑绘里轻松写意的抱着欣赏的神情一直盯着后视镜......里希的长腿的时候的感想。不要因为车上装载了自动导航和最新版的无人驾驶智能,你就光明正大的偷看别人的腿啊!绚濑绘里你还要不要脸了!




绚濑绘里是不知道自己的同伴在想些什么的,她觉得这种场景海未应该已经差不多要晕过去了,所以完全没有在意。反而,唔,身材很不错。一边赞叹着东条希不错的身材,一边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旋转着药剂瓶,把绿色的药剂挤压到静脉里。


“你确定这个有用?在我们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毒的情况下。”


“我确定这是在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下所能做到的最好选择。”希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西木野研究所的第一序列产品,贞德Ⅵ型。能够对非毁灭性细胞损伤产生惊人的疗效,虽然不是很清楚具体效果,不过这个型号是效果最稳定的。”


“意外的,很有准备啊。”


“谢谢夸奖。”注射完毕,抽出了针头,东条希朝着后视镜翻了个白眼,假笑着,“怎么,看够了没有?看这么久,是不是也该有点表示?”


绚濑绘里翻了个身,趴在座椅上,饶有兴趣的问,“要什么表示?”


“收留我们一晚呗,反正也不费你什么事。顺便,”东条希伸手勾住绚濑的衣领,“表达一下风度,如果你有的话,我想我需要一顿丰盛的晚餐。”


“唔,我想我一向很有风度。”


———————————————————————————————


感觉写了意外的长.......好的,这是,有生之年系列,没错。


画风转变的我挺开心,写起来还是挺有趣的,就是耗时出乎意料的长。



评论
热度(75)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