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ypso

啊人鱼希。

红色文学特殊任务小组(TFR):

Calypso


小绘里是个勤劳的小渔夫,每天早起出海,傍晚才回到家中。兢兢业业的努力着,生活也过得很滋润。


 


今天的小绘里也像往常一样,晨起赤着脚站在沙滩上,白皙的双足陷入细软的沙子里。


 


小绘里探着头,四处观望了一番,能见度很好,视野内的大海安安静静,波浪很小,浪峰不破裂,停在浅滩的渔船微微晃动,玻璃色的浪花慢慢悠悠的晃到沙滩上来,轻轻的亲吻着小绘里的脚趾。


 


当然风向也很好,微风偷偷地掀起白色麻衣的衣角,搔弄着小绘里长期打渔锻炼结实的腰腹,印着浅蓝色条纹的白色麻布头巾下柔软的金发也调皮的掉下来一缕,在微风中愉快的跳动。


 


玉色的手指掬起一捧海水,小绘里低下头伸出舌尖试了试味道,苦涩而又发咸的味道也没有反常。于是小绘里跳上渔船,一声吆喝拉起帆出海了。


 


对于沿海的打渔人们来说,大海是衣食父母,所以小绘里也和所有的渔人前辈们一样,尊重并且深爱着大海。


 


每次出海,小绘里感受到的并不是大海的广阔而带来的恐惧,反而感受到的是如同自己还在母亲腹中的包容和安心。小绘里欢快的哼着歌,洒下网,在满怀爱意的等待中收起带着大海给予的丰厚奖赏。


 


然而没想到的是,本应当正午太阳正好的时候,却是突然间阴云密布。


小绘里开始意识到不太对头,周围的海面不再平静,开始出现细密的白色浪花,小小的渔船颠簸着。骤然间狂风大作,海浪被拉长,波峰上被削去的浪花拉出一条长长的带子。


 


小绘里虽然面色严峻但并未慌张,正准备下锚停船等待这阵狂浪过去时,却见海浪滔天,奔腾咆哮、汹涌非凡。


 


怒涛猛烈翻卷,海面剧烈颠簸。波浪到处破成泡沫,整个海面完全变白,布满了稠密的浪花。空气中充满了白色的浪花、水滴和飞沫,突然掀起的怒涛如同巨兽张大着嘴,在狂风巨浪中飘摇的小渔船落到波浪谷底,而在小绘里惊骇欲绝的眼瞳中,黑暗的巨浪越来越近。


 


*********NOZOELI********


当小绘里睁开双眼,湛蓝的眼瞳缓缓聚焦,看见自己摊在珊瑚床上周围略过一串小鱼···


“哇···”一张嘴吐出一串气泡,小绘里手忙脚乱的捞住想把空气抓回嘴里,然而徒劳无功带来的绝望让小绘里放弃了挣扎。


 


“不用担心,你现在可以不需要呼吸的喵~”身后传来带着可爱的口癖的声音,小绘里发现自己确实没有窒息,转过头来,看到一个可爱的橙发女孩儿眯着黄绿的眸子摆动着鱼尾对着小绘里露出大大的微笑。


 


鱼尾···?!


 


“对不起喵,因为人鱼族又和鲛人族打起来了喵,战场刚好就在你出海的那片海域喵,所以···诶嘿嘿。”笑的像个小猫一样的女孩儿抓了抓头发,一脸歉意。


 


小绘里无言。


 


大海母亲啊,难道您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这种事也会被我遇到?!


 


内心抓狂的小绘里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现在的话不如先好好考虑怎么回陆地吧。


 


“凛酱原来你在这里···啊···绘里亲你醒了啊。”好听的软糯的声音传进绘里的耳朵,轻轻敲打着绘里的心弦。一条紫色头发的美人鱼轻巧的摆动着鱼尾,灵活的围着绘里绕了个圈儿,在绘里面前停下。


 


好漂亮···小绘里看呆了。


 


翠绿的眸子水光粼粼带着绘里看不透的情意,弯弯的眼角给这绿宝石更增添一分温柔,白皙的脸庞,精致的五官,微卷的紫色长发铺散在背后,修长的脖颈下是诱人的锁骨,更加吸引人视线的自然是在纤细腰肢的衬托下几乎要挣脱束缚的胸前的丰满。


 


小绘里见过的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也比不上眼前美人鱼的一根眼睫毛。


 


“噗,怎么?看咱看呆了?”笑弯了的绿眸隐藏起绘里未曾发现的悲伤转而透露出丝丝狡黠,“咱是希,虽然说咱把你救了起来,但还是真的非常抱歉,没想到会波及到无辜的人类。”希弯了弯腰向小绘里表达着歉意。


 


小绘里连忙摆手,白皙的皮肤浮上红晕:“没、没关系的,反正我、我也没什么事。”


 


希点了点头:“不过你可能暂时没办法回陆地,现在人鱼族和鲛人族的争斗还没有停止,所以你暂时还是留在人鱼族暂留地比较安全,这样也方便咱照顾你。”


 


小绘里两只眼睛直盯着美人鱼,连希到底说了什么也没仔细思考就点头答应。


 


凛看着把绘里拐走的希,脸上灿烂的笑容渐渐沉寂了下来。


 


“希酱···你这又是何必呢···”


 


留在人鱼族暂留地开始旅游之后,小绘里过着阿希领路她跟着,阿希投食她张嘴的幸福日子。直到有一天,所有的人鱼都集中到了暂留地门口的大广场上,说是族长打了胜仗回来了。一头蓝色长发带着凛凛气势的美人鱼回到了人鱼族暂留地,举起手中的长弓说:“我们农奴翻身把歌唱。”


 


对不起画风不对再来一次,举起手中的长弓说:“我们胜利了!鲛人族至少百年不会再来侵犯了!”随后,蓝色长发的美人鱼找到希:“希,多亏了你的占卜,我们这次损失很小···”话未说完,茶色的眸子顿在了希身旁的绘里身上。


 


绘里看到蓝发美人鱼眼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腾起来的怒气不禁打了个颤,慢慢的挪到希的身后藏住小半个身子。


 


“海未酱···”希当然察觉到了绘里的反应,“恭喜,那么我先走了。”也不等海未回话,一甩鱼尾牵着绘里游出了广场。


 


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当然不傻,她握紧了希的手:“希,那个族长···海未,她是不是喜欢你。”


 


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海未酱已经有伴侣了哦,她和咱就像是好姐妹一样,才没有其他的感情。”


 


绘里把希拽到身前,紧紧的抱住她:“那希呢?希···也已经有伴侣了吗?”


 


希垂下眼睑:“咱···曾经深爱过一个人···”


 


绘里没来由的一阵胸闷,想也没想捧起希的脸,看着希眼角渗出的些许晶莹更是心里一痛,不自觉的对着希红润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绘里没有去思考和希亲吻时那种违和的熟悉感,贪婪的不满足于唇瓣间浅浅的触碰而加深了这个吻。希也无法再隐藏内心的情感,主动和绘里的舌头碰触,两个人变换着角度用力的亲吻。


 


半晌,亲吻的两人才喘息着分开,绘里看着脸红的不得了的希,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脑海中一阵天旋地转便失去了意识。


 


当绘里半梦半醒时,只听得到周围嘈杂的争吵。


 


“希,你放弃吧,人类是不可能长时间逗留在海里的!”


 


“希酱,都这么多次了你为什么还是不放弃她!”


 


“她记得咱!她记得咱的!”


 


“希,就算为了她,你也应该放她回去···”


 


“果然···就是像Calypso一样的宿命吗···”


 


绘里听到了希的哭腔,挣扎着想要睁开双眼···希,不要哭。该死···心好痛···头也好痛···


 


“咱···知道了···”


 


绘里在朦胧中看到希,那美丽的绿眸中盛满了哀伤和不舍,晶莹的泪珠溢出眼眶滴在绘里的脸上,砸在绘里的心头。


 


“再见了···绘里亲···”希将散落的发丝捋在耳后,轻轻的将嘴唇印上绘里的。一阵异样的紫芒从希的额头散发出来,将绘里整个人包裹起来。


 


虽然不知道希要干什么,但是直觉带来的恐慌弥漫在绘里的心头。


 


等等,希,你要干什···


 


“我爱你。”


 


********NOZOELI*********


小绘里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映在眼底的是一样湛蓝的天空,耳边是熟悉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的哗哗声,偶尔有海鸥飞过发出寂寥的叫声。


 


坐起身摇了摇头,小绘里记得自己遇上了罕见的怒涛,然后被一个浪头打晕了过去。没想到竟然还能活着飘回来啊,果然是大海母亲在保护着我。小绘里心怀感恩的望着大海。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子,小绘里欢快的走回村子,要开始重新做条船然后出海呢。


 


今天的小绘里也勤劳的出海,然而再面对大海时心头莫名的泛起一股哀伤。小绘里摇了摇头,大概是那次海难的后遗症吧。奋力的拽着渔网的小绘里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不远处的深海里,一个紫色的小点熠熠发光。



评论
热度(44)
  1. 聪明可爱贱萌萌🐳💦红色共青团真理报(SAU) 转载了此文字
    啊人鱼希。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