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先婚后爱

浮生三千:

*有些妮姬H前戏的内容


*妮可已经被坑进去了,再过几个章节海差不多要和小鸟结婚了(?




5.




飞舞的樱花花瓣粉嫩娇艳。




花瓣仿佛与年少的西木野真姬的肌肤相融了一般,她纤细单薄的身影与樱花形成一张柔美的画卷,而她赤红色的微卷发丝与刘海也柔润的搭在肩膀。当时的她,在潇潇的樱花烟雨中有如绫罗仙子,她微微侧过眸看她的时候,那双略微上扬的凤眸中透露着只属于她的娇媚与清新。




矢泽妮可曾经真的很想紧紧的拥着西木野真姬,她们在读书的时代谈着那禁断的恋爱的时候,矢泽妮可就对于真姬非常的喜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的是,矢泽妮可与西木野真姬的恋情忽然传遍了整座学校,矢泽妮可遭遇被人嘲笑的苦痛。结果她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勇气继续面对恋情,最终因为自己的逃避而欺骗真姬来分手,那么即使现在真姬恨她也是自然的。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在南小鸟糊里糊涂的帮助下,她非但没有把她们曾经的定情信物给还给真姬,她甚至还被坑去了宾馆…….。




对于事情怎样进展的,南小鸟是怎样解释的。




开始呢,她去把项链还给真姬的时候对妮可说的那些逞强的话稍微美化了一下,嗯…她就美化了一下下。不过呢她这样善意的行为很快就被机敏的真姬看穿了,真姬非常充满气势的告诉她,叫妮可先懂得讨好她再识相点。




然后呢,矢泽妮可不服气了,她就直接让南小鸟帮她给西木野真姬叫板。




西木野真姬,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想当初我们恋爱的时候可是我推倒你,我至少还有这方面的底气,你有吗!




还有啊你当初在床上可没有这么嚣张啊!




于是呢….西木野真姬果决明快的甩给海未一张房卡,让海未再代交给南小鸟,再由小鸟交给矢泽妮可。




西木野真姬显然是给了矢泽妮可一记激将法,她的意思在矢泽妮可看来就是本质透露,于是矢泽妮可很帅气的一手叉腰。




哈,当妮可现在不敢上你吗?哼,妮可就上给你看!




接着呢————就到了这幕——不断的回忆过去,而有些纠结的矢泽妮可正在想着怎样应付西木野真姬。




她想着,抬起眼便看见镜子中自己的模样。




只见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牛仔上衣,牛仔上衣的袖口是具有反差萌的蕾丝蓬蓬袖,虽然与上衣颜色为一体,但是无不透露着成熟的韵味。而她下身穿着的是极短的,短到可以直接看到犯罪领域的黑色牛仔裙。




矢泽妮可看自己这副模样就觉得她被南小鸟坑惨了….她不该让南小鸟挑选衣服,不该的!




这样只会凸显她的平胸嘛!




就在矢泽妮可看着镜子内心挣扎的时候,只听见卫生间那由金色油漆大门被轻轻的敲击着,接着矢泽妮可看到了西木野真姬。




西木野真姬相比从前要高许多了,她赤红色的长发由一团发圈缠着优雅的披在肩膀前,身上披着的一袭黑色风衣将她的身子衬得修长。




她打量着矢泽妮可,然后品了一口葡萄酒。




“怎么了,世界第一偶像?害怕了吗?”




没有往昔时候因为傲娇而随时会羞红了脸的模样,面对她的是一个无论举止还是谈吐都霸气得倾倒众人,只要看着她握着葡萄酒的那纤细的手便被吸引,又折服在她锐利眼神中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她的胸始终比她要大要丰满…矢泽妮可实在想不起来有多久没有触碰西木野真姬的胸脯了。




“谁….谁害怕了啊?你等着….我很快就上你了!”




明明被如今的西木野真姬的气场给征服得五体投地,却还是面红耳赤的逞强着与真姬斗智斗勇,矢泽妮可觉得怎么想都是小鸟的错。




而看着她羞恼的表情,西木野真姬戏谑的抬起那双暗紫色的魅惑双眸,接着她开始数数,她几乎是完全不招呼妮可。




“一,二,三…….!”




她的倒数计时才结束,矢泽妮可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着她被西木野真姬一把用力的搂紧在怀里。她闻见西木野真姬的身体散发着的气味,她发现她们的皮肤此刻如此靠近,她甚至能够看到西木野真姬皮肤那细微柔软的光泽。




矢泽妮可一时之间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说过了,曾经你得到的我也会从你的身上一点点要回来。”




西木野真姬的唇中有酒味的吐息跃跃而出,这让矢泽妮可不禁感到有些瘙痒,接着她被西木野真姬一把强吻上了。




强吻来得措手不及,它就犹如一场激烈的风暴汹涌而来,很快便挑起来了矢泽妮可那压抑许久的情欲。




矢泽妮可不由得发出轻轻的喘气。




“唔…你忽然做什么…..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矢泽妮可甚至来不及推开西木野真姬便感觉到她的上衣被利落的扒去,然后只见在卫生间白色的灯光下,她赤裸的皮肤显现于眼。矢泽妮可的头也被按着,她被压在墙壁边,就连下身也很快迅速赤裸出来了。




她感到自己正被一场激烈的风暴眷顾着一般,那风暴般激烈的吻伴着感情流落到她的脖颈,她的锁骨,以及她的胸口。




矢泽妮可根本没办法抵抗。




接着就是一场翻雨覆云,这场翻雨覆云让矢泽妮可仿佛陷入了狂欢,她不停的陷落又不停的上扬,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派对。肉体感受到的亲吻如同刺激的浓酒,刺激着她肌肤的每个神经。




矢泽妮可觉得她的心也好像渐渐被抓紧了。




而在矢泽妮可和西木野真姬在宾馆的房间陷入激烈的缠绵的时候,南小鸟便正在与园田海未单独相处。




对于园田海未是如何找到她家的,南小鸟只知道园田海未是通过西木野真姬对她的调查才知道的。但是园田海未一开始并不打算来,她是被真姬通知说她与矢泽妮可已经重归于好所以等着她来庆祝才来的。




不过在过来以后没有看到真姬,园田海未也多少猜得到真姬是什么意思了,看来她是想要再试探试探她与南小鸟彼此之间的关系。




只见此时正在一间小平方的厨房里,园田海未正在用木制的饭勺添出来一把糯米饭平铺在紫菜板上,而在她旁边的南小鸟则是正在做蛋糕。




“不好意思呢,妮可前辈忽然丢下我就不管了,真姬还把你给坑到了这里….给你添麻烦了呢。”




现在的南小鸟穿着一套蓝色的围裙,浅蓝色的围裙上面都是白色的圆点图案,而她用非常可爱的粉色头巾抱着头,然后稍微露出来的及腰亚麻色长发在外面。她正睁着圆乎乎的金色瞳仁看海未,然后还搅拌着蛋白。




不过大概是矢泽妮可走得太忽然才导致南小鸟手忙脚乱的,南小鸟软软的透红的脸颊上还沾染着一点白色的糯米粉。




这与打扮永远工整的园田海未形成巨大巨大反差。




因为园田海未穿着的是非常干净的上衫,上衫有些巧合的也是浅蓝色,立领的领子稍微有些裹着园田海未洁白的脖颈。而她下身是黑色的长裤,长裤上面绣着的是精细的花纹。她穿着的这身衣服更显得她的身姿挺拔,南小鸟也发现那身衣服让她的身材更显得好看,而且…她的腰比自己想象的纤细得多。




“不必介怀,我也是刚好无事可做,如果能够帮到你的话也最好不过。”




园田海未深邃的金橙色眼睛看着南小鸟,让南小鸟总有些紧张,南小鸟想她大概是第二次在另一个人面前这样子。




从前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穗乃果,因为她一直偷偷的暗恋着穗乃果,所以每次和穗乃果她既感到幸福,却又感到压抑。因为她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也很辛苦,所以那样的甜蜜显得卑微又奢侈。




但是和园田海未在一起又有些稍微不一样,和园田海未在一起的时候她除了会比较紧张以外还是会比起从前更坦诚一些。




南小鸟想或许她会和海未成为挚友吧。




接着南小鸟打好了蛋白以后便与园田海未一起做蛋糕,她们无意中凑得很近,就连她们自己都没察觉到。




然而就在她们就要完成蛋糕的时候,南小鸟因为无法挤出奶油,而由主动帮忙的园田海未帮忙的时候双手就在那一刻都紧握起来。




南小鸟更羞红了脸。




她觉得她…有点喜欢园田海未了,但是她不敢确定,也或许只是她对园田海未的好感有所上升了而已。




可是在当她抬起眼和园田海未那双眼睛对视上的时候,她仿佛能够感受到园田海未眼底的温热。




渐渐的她们距离越来越近,南小鸟甚至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她有些陷入迷乱的情绪。


 


 



评论
热度(62)
  1. 聪明可爱贱萌萌🐳💦浮生三千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