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Alcohol〖序章〗

薄酒:

*文在贴吧发过一遍,再搬过来,会有所修改。


*调酒部分有借鉴成分。


*这儿灼凉,请多指教w


    夜深,月清。DestinyBar此时正点燃了狂欢的热点。


    园田海未倚靠在柜台边,静静擦拭着酒杯,偶尔抬眼漠然环顾四周。


    令人目眩神迷的七色灯光交错映射,DJ热辣的节奏揉杂在烟酒气息里,一对对交舞正欢的男女肌肤若即若离地碰触着,发烫的诱惑力如潮水般起伏涌动。


    酒杯碰撞间,漾起的酒液与碎冰叩击着如破碎泡沫般的最后理智。


    一声叹息淹没在狂热迷醉的欢声笑语中,园田海未仿佛与世隔绝般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保持着孤独的清醒。


    就在她处理完眼下的活儿,准备找在调酒师包间里睡得正香的绚濑绘里来接班时,目光忽然滞在一位身披茶色风衣的亚麻色长发女子身上。


    只见那女子的风衣隐隐勾勒出诱人的乳峰、腰肢与臀部曲线,露出的双腿肌肤即使在这样眼花缭乱的灯光中也能看出其娇嫩白皙。


    此时,她正朝这边走来。


    愈来愈近。


    凑近了才发现,这女子不仅身材姣好,容颜也异常惊艳。晶亮的睫毛蝶翼般闪动,蜜色的眸里流转着细碎的光芒,樱桃色的小嘴微微扬起勾魂的味道。


    园田海未不为所动,挑了挑眉,旋即摆出标准的园田式温和笑容,“小姐,想要点什么?”


    “Rainbow吧。”


    声音竟带着一丝甜糯的缠绵。


    “好的,请稍等。”


    园田海未从杯架取下小直身酒杯,搁在台面,将红石榴浆瓶去盖,反转倾斜,纤细的手指轻捻吧勺,用勺背顺酒,不多不少一盎司倒入了酒杯。


    自酒架拎了四色酒瓶,缓慢地依次分层注入杯中,石榴浆汁叠上咖啡利口酒和绿薄荷在杯间色泽沉淀,上层的君度和白兰地折射酒吧灯光透亮如雨后现阳。


    干脆利落,张弛有度,娴熟漂亮。


    那人似是有些惊奇,转而接过酒轻抿一口,酒液自温软的唇瓣淌入,眼神中溢着毫无掩饰的欣赏。


    “真是帅气呢。”


    “过奖。”


    “名字?”


    “叫我园田就好。”


    “呐,你就不问问我的名字吗?”


    园田海未闻言心下有些无奈,但“没兴趣”这种话又怎能对衣食父母说出口。她只得换上优雅绅士一样的微笑,“真是不好意思,敢问小姐尊姓大名?”


    那人却扑哧地笑出声,“不告诉你。”


    “……”


    真是个奇怪的人,调戏人就罢了,竟乐意调戏自己这样无趣的调酒师。园田海未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却见那女子绕过吧台向自己走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混杂着浓浓酒味的幽香便扑入鼻中。


    原来是已经喝到大醉了吗?


    可是现在……靠得……太近了。


    “我叫南小鸟。”


    那女子将脸颊贴近园田海未,双唇间呼出的热气扑打在她的耳畔,垂下的发丝扫过她的脸庞,清甜的嗓音中带着点醉人心神的诱惑。


    紧接着,南小鸟纤细白嫩的手沿园田海未的腰间缓缓向上游动,在脖颈处戛然而止。


    园田海未有些手足无措,心跳第一次这么剧烈,身体隐隐发颤。


    南小鸟似是觉察到一般,手又上移,置在园田海未发烫的脸颊上,轻声问,“难道你害怕我吗?”


    “有……有点。”


    “嘛,真是个loser。”南小鸟有些失望地放下手,脚跟轻挪后退了两步,“不会调情的调酒师未免太low了。”


    园田海未一瞬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但下一秒,那人却又抓住了自己的领带,轻轻一拽,自己便在毫无防备间地身子前倾,对方精致的脸庞与勾人的瞳孔在眼中疾速放大,最终倏然止在唇间感受到陌生的柔软那一刻——


    浸着丝丝缕缕Rainbow的香甜。


    园田海未头脑一片混乱,第一反应居然是想要舔舐那份带着诱人气息的柔滑香甜。第二反应便是怒骂起第一反应“破廉耻”,自己明明是刚正不阿的三好青年!


    南小鸟的手按在自己并不丰满的胸脯上,轻轻一推,将这美好旖旎的享受打断。


    她唇角依然漾着调笑的意味。


    “不过,这样不合格的调酒师,倒是颇有意思呢。是初吻吗?”


    “你……”


    “我能和你睡一觉吗?”


    “……!!”


    园田海未眸里泛起点点羞恼的怒气。这里是酒吧,不是夜店,自己也只是个普通的调酒师而已吧?


    就在气氛尴尬到极点时,救命稻草般的声音从南小鸟身后传来,“唔,好像打断了你们的好事儿?我只是来接班的。”


    “绘里……”园田海未瞬间泪眼汪汪。


    南小鸟有些单薄的身子在微妙的氛围里轻颤一下,却也没有转头看向绚濑绘里,只是对园田海未轻笑一下,“今晚我喝多了,若有冒犯还请见谅。下次再见吧。”


    怔怔地望着那女子消失在人潮里的身影,园田海未抹了抹唇瓣上残留的酒香,迷离的情绪油然而生。


    好像并不讨厌那一瞬间的感觉,哪怕对于自己来说是那样破廉耻的事情。


    ……倒不如说,有些贪恋?


    园田海未也分明捕捉到,那名唤南小鸟的女子,最后的莞尔一笑之间,在交错的七色灯光里,唇角隐隐透着一丝让她的心在那一刹那感到心痛与心疼的忧郁。


    思绪混乱到了极点,比读到堂吉诃德的结局时还复杂的情感在胸中翻涌。


    身旁的绚濑绘里又冷不丁来了一句,“xopoшo!”


    脸瞬间烧红起来。


    真是恼人的一天。


Tbc

评论
热度(46)
  1. 聪明可爱贱萌萌🐳💦氷図 转载了此文字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