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言

孙黯。:

我是一个不爱表达的人。


当这句话掷地,恐怕会有为数不少的人投来质疑的目光,以我的种种外在表现为证据,怀疑这种说法的真实性,我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说,这是真的,我确实不喜欢“表达”一些东西,心情,感触,高兴和不高兴,我常看见一些来这里寻觅一方小天地的朋友,他们的目的是宣泄,他们之中乐于表达的那部分人也会找我宣泄,而多数时候我没有必要分享的。我是个把个人意志看得很重的人,背离当事人想法的给予和传递,包括亲情、爱情、友情、施舍、关心、悲伤、认同等等,在我看来都是强加之物,对方有拒绝的权利,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接受,不管你的出发点是不是爱。


至于倾诉这件事,我会跟我的猫说话,很多朋友知道我养猫,今年是第十五年,我即将在几个月后的春末夏初正式步入二十三岁,回顾起这只猫与我相伴的年月,我感到有些紧随着惊讶之后的沉重。比我老一辈的人信仰鬼神,相信动物在活过一定年数之后会拥有灵性,有不少文学艺术作品善意的描写了此类情节,传达的思想感情远比我深刻,我只是偶尔和猫聊天而已。说到这儿我想起我钟爱的作者笔下有一篇故事,里面的男主人公因为工作的保密性长时间封闭,不参与社交,让他年迈的父亲十分担忧,他养了一只猫,摆出要和这小生命相依为命的架势,父亲便问他,你养了一只猫,为什么不跟他聊天?最初看到这句话,我还真被绕进这冷笑话一样的逻辑里,扭头对我的猫说了声,咪。


它回我说,喵。


我说,你在那儿干吗呢。


它说,喵。


我说,阳台上暖和吗。


它说,嗯。


(它会通过挤压喉咙发出这个音节,除了“喵”以外最接近人类语言的字眼,根据多年经验判定,一般情况下的含意是“你回来了”,“好的”和“知道了”,偶尔也用眯眼来代替)


这样的对话周而复始,不厌其烦,历经数年,导致我精神层面的恍惚,认为它是个实实在在的人,自己在家的时候会和它说话,这种感觉在我刚起床的时候尤为深刻,几乎到了动容的地步。它不是表达,甚至不是语言,我也不知道猫想表达什么,可这比我说过的百分之九十的话都有意义。


我不爱表达,是因为我知道没用,假如人在说出一句话的时候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那么就有极大的可能落空。和喜欢的人说话,不期望他/她吐露出我想要的柔情;和不喜欢的人说话,不期望他/她对我和颜悦色,共建和谐社会;和很多很多人说话,不期望有太多人听懂,我并不渴求共鸣,因此也不会像你在回应时所想的那样感激。


你看到我的大多数时候,我只讲故事,不谈往生,我欠缺表达的技巧和交流的诚意,连秀恩爱都能编成段子,因为我知道惹人厌烦的晒是无意义的炫耀,字里行间不自觉粉饰过的悲伤也脱离现实,我们都不喜欢炫耀和诉苦,更没有耐心去感同身受,所以我只能讲故事,避开那些挥洒恣肆的爱恨纠葛。


我问猫,你听懂了吗?


它说,嗯。


 

评论
热度(270)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