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假如你听见 番外 倾听

寶路:

发!!!!糖!!!!啦!!!啊啊啊啊我卡了一个半星期。




破500关注,在这里谢谢大家喜欢啦!!




我真喜欢便利店的这只呆萌希!!!




纯粹福利系列,被锁不补了,大家且滚且珍惜。(鞠躬)




 




正文:




差不多已经到了三月的天气,连着两天的春雨洗刷后,这天终于迎来了天晴。




希本来仍在卧室书桌上听网络课程,注意到云消雨散、一扫这几天的阴霾后,她赶忙打扫阳台,晾出被褥和悬在家中的衣物。在抱出被单的经过小饭厅的时候,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日历上被绘里用马克笔大大地圈起来的日期。




似乎还有三天。她呆呆地望了好一会儿,才核实这个算法没有错,然后,又似乎为自己的傻气掩饰似的,好一会才笑了起来。




在晾衣杆上铺展开被子,希又就着这个动作伸展了一下微酸的双肩,顺便贪婪地深吸了一口被雨水洗刷上下一清的空气。




在绘里的鼓励下,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开了一个介绍做简单点心的博客。甫一上手,希就迷上了这种交流方式,因为在这里,她不会因为听觉障碍而受到束缚。




“毕竟要享受一下网络时代的便利嘛。”混血儿这么说。




因为诚恳更新,加上本人憨直亲切,小小的博客里读者日渐增加,交谈的范围也逐渐从点心扩大到生活。绘里给希搞了个读者聊天室,又在手机里安装了app,希就可以随时和大家聊天了。




加上希在自修一些语言和烹饪课程,对着电子屏幕的时间长起来,有时混血儿也会不满地笑叹起“时代的双刃剑”,但丝毫不改变厨师小姐的热情。




既然是好天气,今天也该结束掉绘里不在的简单生活了。希盘算着,一边收拾起听课时的笔记本和文具,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为迎接绘里回来的话,要提前准备的菜肴。




——今天的食谱是章鱼烧和酱汁烧仙贝。咱待会会推送给大家呀。




——一看就是CP要回家的节奏……




——(冒泡出来)诶诶诶终于要回家了吗?!




希笑着一一读完,才思考再三,回了一个“嗯”,想来又怕大家觉得冷淡,就加了一个微笑:P。




——哇哇哇,这表情……!




——好想看老师版的回家问候!!




眼睛掠到这一行的时候,希默默地顿了一下。




回家……问候?




=========================================================




床头射入的白色阳光唤醒了全身的神经。




睁开眼睛时敏感地察觉到酸楚从双腿尾脊到腰间蔓延开,就像全身被碾过似的,钝钝地传来不适。




希睁开眼好一会,才从雪白的被单里抽出一截手臂,张开五指掩在已经开始发烧的脸上。




希的掌心传来一阵滚烫的热度,虽然光凭感觉就知道令自己尴尬的元凶肯定早已不在,但她还是忍不住回忆起那些零碎片段的羞耻心。




事情的发展是意料之中的,自己当然也不无责任。




然而没想到的却是……程度。








绘里和希从相识到相恋,算来已经快一年半。从老家回来后,打着减轻租金负担旗号住到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然而……绘里似乎一直都没有打算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并不是说不温柔备至,并不是说不体贴缠绵。




而是……接触上,似乎除了那日在街头的一吻甚为大胆奔放外,外国人就没有范围以上的举动了。拥抱有,亲吻也有,但是……




如果会知道一时好奇的代价会这么大……希这么迷迷糊糊地想着。




咱下次还是不要再跟群组的孩子们学奇奇怪怪的话了。




=========================================================




——为什么你们都说这句必须说?
希正在和粉丝们聊到关键时候,方才想问上句话的出处,但还没等到大家的回复,门铃就先响了起来。




她猛地从跪坐的矮几前站起来,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从超市回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天色都开始近晚了。希默默地责骂自己好奇误事,又红着脸答门,从口袋里摸出助听器带上。




“您好,绚濑家……”




她撩着碎发走下玄关开门,就从微开的门缝里,看到了这个家的另一位主人,微笑着站在门外。




“噫————————!”




=========================================================
绘里几乎是崩溃的。




希不正常,今天的希非常地不正常。




洗完澡睡衣都没有穿好就跑出来就算了,吹头发的时候……也软软的。不是说平时不软,只是说,咳咳,隔着薄薄睡衣的身体接触,让绘里清晰地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她把这些不正常归于希对于自己提前回来的无措和惊喜。虽然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又忍不住想看这个腼腆的人儿自己说出口。




“希?”绘里看希沐浴后没有佩戴惯常的小机器,就熟练地把吹风机调到了低档,左手轻轻地托着希的后脑,让她转了过来。




简单的对话的话,光是靠读唇就能够交流,配搭表情的话基本就没有障碍了。在家的时候,她还是鼓励希离开机器的。




“绘、里亲。”




希的眼神有点游移,绘里的手从柔软发间的后脑滑到了细腻的后颈,让她想笑。




“今天到底怎么了?”绘里也不急着追问,由着希摇着头逃避自己的掌心。外国人的手指瘦长有力,因为修长,因而青白的指节有些明显。她没有移动肘部,但掌心却一直不离开那分柔腻的颈项。




就平日的坦诚来说,今天两人的举动,都未免有些过分暧昧了。




或许是因为绘里提前回来?又或许只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反正,两人并不介意。




——这么样,等绘里酱回来,您就问她,“你在外面这么久,有没有想我?有没有碰过别人?”
“绘里亲,”希深碧色的眸子不敢对上绘里,“你在、在外面这么久……有没有……”




“唔?”




“有没有打过人?”




=========================================================
时间退回到绘里回家后两个小时。




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幸好今天希还是去超市备下不少的料理材料,也有提前做好的点心,因而两人还是愉快地吃完了晚饭。




绘里一直在讲述在九州的见闻,希则有心惦挂。终于等到绘里先去洗澡,希才做贼心虚地摸到了手机。




——失败了。绘里提前回家了,咱吓得没有说先吃饭还是……




希还一直认为这是“城市家庭的惯有习俗”,为没有能第一时间说出羞耻的话语而内疚着。当然起哄着的粉丝团并不在意这个。




——居然提前回来了!好粉红好体贴……




——PlanA失败了,有人有PlanB吗!




只是B计划的计划者,还没来得及解释清楚。




=========================================================




绘里差点把手里的吹风机摔掉。




“什、什么?”




两人指手画脚地交流大半个小时,希终于老实地把这几天来被教授的奇怪姿zhi势shi和盘托出。她瞄了一眼脸色不定的恋人,捏着自己的手指。




“咱……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绘里有些无奈,伸手来扶着自己的鼻梁,“所以……希到底想问什么?问我就可以了啊。”




希转了转眼睛,忽然凑上前。




“问什么都可以?”




“当然。”




“绘里……你们,怎么讲,咱想和你上床呢?”




=========================================================




绘里的视野在晃动,似乎是因为一时间涌到头上的血液量太大,她觉得血管有些支撑不了了。




仗着一吻的余勇拽下来的睡袍腰带还在手里,她庆幸希的小机器并没有戴在耳边,否则肯定能听见她心跳撞击的洞响。




那样岂不是显得实在太不聪明可爱了。




淡紫色的法兰绒睡袍下,希的手腕被按在身侧,胸前隐约只露出了饱满的一线阴影。




“绘里?”大概是感觉到了夜晚的凉意,看上位者久久未有动静,希红着脸,扭了扭身。




“是不是按疼你了,对不起……”绘里赶紧扔开了方才还待思考用途的腰带,松开了希的手。




希张张嘴,活动一下被按住的手腕,才伸出手把绘里揽住。虽然现在说话已经没有障碍了,但拿捏音量却还是不大在行,鉴于现在的状况,她几乎是用气音说着。




“就、按绘里的想法、做吧?”




PlanA也好PlanB也好,对于希来说,此刻要成为主导真的比较困难——但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好学生。天性的洒脱与柔性让她很快从计划外的略微苦恼解脱出来,转而专心去享受这场意外。




还隐隐有书写剧本的势头。




她光滑的臂膀因为暴露在夜晚的空气而变得冰凉,指尖摩挲到绘里的颊边,让混血儿稍微冷静了一点。对希突然的大胆,她还是狐疑……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询问时间。




绘里一笑,翻身欺上,像犬科动物般从希浅淡的下唇开始啃咬起,到颈侧,锁骨,一直向下。用牙拉起睡衣的两侧,然后往外一张。




她蓝色清澈的眼睛一直盯着希的脸,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希眨扑眨扑着自己浓密长睫下的眼睛,混血儿忽然变得侵略性的动作让她害羞,就像被扑倒在池塘边的驯鹿幼崽,然而又不完全是惊慌。




更多的,还有好奇。对这个平日自持过分的恋人另一面的、和未知官感的好奇。




圆润的曲线从领口一直剥离到腰侧,微红的双肩到胸部和起伏着的雪白小腹就大片地落入敌手。希半直起身,半脱的睡袍再也支撑不住,顺着修长的颈项,从身后完全地滑落,和紫色的柔顺长发散作一片。




绘里已经亲吻到脐下。一阵阵麻痒的感觉升起,让她忘记了想要做的事情,嗯了一声,颤巍巍地伸出一手扶着绘里淡金色的发顶。




她听力不佳,嗅觉视觉却变得尤为敏锐。




好香。




脸上蒸腾的热气迷得希只能微张着眼睛。指尖从发顶穿过,低下头,主动地印下一吻。绘里喘着气,双手把着希的双腿,顺应这一吻抬起头,正对上了希微笑着的绿色眼睛。




如果眼睛会笑的话。必然是,希的眼睛就是一直微笑着的,即使掩去嘴角,眼底也有着温暖的弧度。




“绘里、”希的指尖从金色微卷的发丝穿到颊边,移到嘴角,“累不累?”




“不……”




“你不开心?”




“怎、怎么可能……”绘里提高了一点音量,“只是,只是怕你不习惯……”




听不见的话,会不会觉得失落。交流不了的话,会不会害怕。




绘里没有说出来,她清澈见底的蓝色眼睛接着希的目光,忽然从希的腿间撑起来。希却比她更早地按着她的肩。




“咱……”希涨红了脸。




——主动!主动!主动你就赢了!




她摇摇头压下小粉丝们杂乱的说法在脑海的回音,拉过绘里的手,缓缓放到自己的胸口。




蓝色的瞳孔倏地放大又收缩。




用力按下,然后沿着圆润的边缘移动。




“唔……”




几乎要羞耻到紧闭眼睛。浑身都炸起了激灵。




“希、”绘里的低呼和喘息她全数没有听见。当然听见了也不愿意停。




被拉着一路往下,离开了顶尖的红樱,沿着颤抖的波浪线,到凹下的肚脐,重新回到被浪打湿的隔着薄薄布料的三角洲。一边自己引着别人探索自己,比旁人更敏感的触感就全程在脑海中轰鸣。




“绘里、”希流着汗,掌心中濡湿的恋人的手放下,往她同样光裸的上臂一抹。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很好,火星准确点燃炸药,连引线燃烧的时间都不需要。








“不——够、够了……!”




因为没有助听器,自己的声音完全无法收听,因而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喘息有多浓重。她只觉得失神——光是尽力地把自己稳在绘里的身上,就已经够为难人。




她觉得就像被飓风抛上浪尖的海中之舟,都要被涌上的浪给打散了。




“绘里、绘里、绘里……嗯!”




希搂着绘里的肩,却又控制不住地想逃离。坏心的混血儿只管杀不管埋,任由她从高处落下,用最脆弱的地方承受冲击,这种毫不避让的爱实在令人难以消受。




开始是还有意识地压抑着,后来已经是尖叫。




她好像感觉到了绘里贴在自己胸前的唇在张闭,但耳边却渺茫无声,于是她腾出一臂,想去够放在床头的小机器。




看她不专心,绘里坏心地用力一顶。




“呜!”发颤的双腿间又承受了一次正中重点的打击,她好不容易伸出去的手臂不得己继续抱回身前唯一的依靠。汗从裸露肌肤的每一寸沁出来,但潮湿的感觉都远不如两人贴合在一起的地方明显。及腰的长发被沾湿贴在尾椎,她有些难耐地试图和绘里交流上。




“绘、绘里……”她像安抚金色毛发的小兽一样,捧着她的脸,“咱想听你的声音,嗯……让,咱戴上助听器……诶诶诶诶?!”




绘里笑着在送到嘴边的锁骨下方再印下一处标记,单手扶着希的后腰,反身把她推倒压下。




希吓得闭着眼,咬着唇准备再被惩罚一次了,然而原本已经在体内肆虐了好一阵的指尖却没有大动作了。




空气间只剩下彼此炽热粗重的呼吸。




“希……”因为太过剧烈的运动,绘里的声音有些颤。她单手撑在希的脸侧,坚持不让她去够近在眼前的仪器。




“就这样,现在我不想你带着别的东西。”




绘里一向温柔至极,这时却有些执拗。希转着她墨绿色灵动的眼睛,沉默了一会,终于放弃地一叹。




“好……但,让咱看着你的脸……做,可以吗?”




当然可以。




绘里笑着吻上她深爱的唇。




=========================================================




“希?你醒了……”




绘里端着早饭的木托盘进来的时候,希正努力地捂着自己的脸。




雪白的床单没有掩住她身上对比鲜明的红色吻痕,指缝里在眨动的眼睛仍然带着点困窘的羞赧。




绘里脸一热,放下了托盘,取出了一件新的睡裙。




“有没有……不舒服?我做了早饭……你可以吃了再歇歇。”




希还是不肯放下手,混血儿噗地一笑,给她把助听器扣上。“小鸵鸟,吃饭啦。”作势要掀床单。




“等,等等啦……”忽然想起什么,希摸出了枕下被遗忘了很久的手机。等她打开聊天群组时,未读消息都多得显示不全了。“咱……咱汇报一下情况……”




“什么——”混血儿雪白的脸瞬间通红。




“绝对——不可以!!!!”




两人争夺手机,把雪白的床单又翻作一团。




折腾到最后,被单把两人紧紧地箍到了一起,手机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




希笑着叹了一声,把耳朵贴近绘里的心脏,安静地伏着——这是她最能感受的声音,一直都是。




熬过了阴冷早雪,熬过了漫长寒冬,又熬过了绵绵雨季,这一天清早,又迎来一片草长莺飞的春日。




树上日夜啼叫不止的鸟儿啊,你们能听见恋人的絮语吗。




END




 




彩蛋:




——今天果然没有更新菜谱诶……




——说真,菜谱已经不是重点了,我只想知道我们亲爱的群主是不是已经被吃了……




——看看这时长……真的是很令人遐想啊。




——【系统提示】(群主)东条希状态:上线。




——诶诶诶诶!!出现了!




——【系统提示】(群主)东条希状态:离开。




——【系统提示】(群主)东条希状态:忙碌。




寂寞如雪的小天使们,真是寂寞如雪啊……








ps:粉丝们第一次教希说的是,先洗澡呢,先吃饭呢还是先吃我呢。




大家为了把希送出去也是拼wwwwwww




 

评论
热度(368)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