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希」年轮(四)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啦!经常能遇到非常棒的文好幸福。

-淮河-:

写在前面:




(想了一想好像并没有什么要写的,惯例嘛




冬天写盛夏真是作了不小的死,一边脑补一边发抖…




总之,谢谢阅读www




屏幕上的统计表已经看了好几天,导师的邮件也迟迟没有回。希塌着腰靠在椅背上。窗外快要烧灼起来的热度,几乎要蔓延进来了。八月的校园,人烟稀散,无止无尽的蝉鸣,咿呀声里,树叶已经要抖落了整个繁茂的盛夏。




在校舍里还能勉强撑过这个夏天。希喝了一口冰镇的酸梅汁,流淌过舌尖的酸甜交织,无论如何也只能让她回忆起夏日祭里和绘里紧牵的手。过几天,连在有冷气的宿舍里绘制图表的日子也将终止,在京都街区的炎夏里进行人众调查,她甚至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大龄单身女导师突然失恋,才选择折磨自己。




连着一周对着一部电脑,枯燥无味的数据,即使是一直以为极有耐心的希,也会想要出门走走——虽然一个人,走在曾经两个人走过的地方,多少有些寂寞,但京都大学,始终是一个极富意韵的学校。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不堪重负地冷气机终于跑停。希扬了扬因为疲惫而耷拉的脑袋,被发夹别上去的刘海草草放下来,随手用鸭舌帽遮住,拿上一件防晒服就出了宿舍。




号称日本科学家的摇篮的京都大学,到了暑期的八月,只剩下偶尔匆匆走过的人影,和自习室图书馆里不眠不休的冷气制动的声音。




澄空的蓝,没有一丝浮云。茶花园的阳光,零透过花枝,刚刚洒过水的花圃熠熠生辉。没有微风,希拎着两罐冰橙汁,鹅黄色短袖的领口隐隐露着锁骨,热,即使穿着热裤,也还是被夏日微风的焦灼侵蚀着。汽水橙汁嗞啦滚下喉咙时,绘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希很容易肚子疼的吧…”




“虽说偶尔冷饮也没什么…但是…”




“……喝果汁哪会醉…希只是趁机…喂…”




希抿了抿嘴,那个严肃的小家里的一切,又浮浮沉沉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紧紧牵住的手,掌纹相贴,黎明到黄昏,只要在一起,连浸润在晨雾中的小镇,也安静得让人心生悸动。




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希拾起一颗小石子,砂砾的磨顿感揉过指头,像极了绘里厚风衣肩章的质地。大雪纷飞,骄阳似火。一波涟漪散去,小凉亭前的湖面只留下空寥寥一片。汽水,还剩下叮当半罐,后颈渗出微微的薄汗,心已经平静下来了。




夏天。先生种的茉莉开了吗?佑子小姐和大藏先生怎么样了?这些,在每日每夜的电话里,都忘了询问绘里。希喜欢夏天,尤为喜欢的,是混血儿夏日清爽的马尾,看着她,凉而甜蜜的感觉会一丝丝攀上心头,更别说是靠近的时候,肌肤隔着薄薄的衣料相碰,挺拔的鼻梁,落在肩沟的阳光荡漾。遇到绘里后,她越来越喜欢夏天,喜欢在夏天接吻,一触即分,扑打在脸上的热气,比一周的温度更让人无法自拔。




「阿希,我刚刚在文学部看到了绘里。」




友人的短讯打破了潮热的凉亭里,希的浮想联翩。她的指尖离开了尚未起开的另一罐果汁,那团残留的凉气被轻轻封进了小包里。她起身,慢慢走向社团活动中心。蓊郁的樟木,带着古典气质的幽香,团团包裹着她对绘里心心念念的挂想。斜打在水泥地上的光影,也变得仓促起来。









绘里站在活动室的储物柜前。




那条「猜猜我在哪」刚刚显示送达。暑期的部室,活动资料被新的文学部长整齐地收进文件袋里,摞在玻璃物柜的上层。从递交论文直到三月毕业,那之后,度过了新人进入出版社时惨淡而繁忙的五个月,其间都没有回过大学,连与希的约会,都要精挑细选——码头,清晨的集市,无人的落叶大道……对学校,莫名有了一种空落落的怀念。




毕业之后回头看看,这还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地方。尤其,也掺着那时候,坠入爱河的懵懵懂懂。




桌子上,放着师母准备的玉子烧。在玄关时,师母穿着闭襟的睡衣,盘发显出古典日本女人的风韵。打开屋门,知了绵长的唤声裹挟着热浪,北山常绿的植被带走了大部分高温,叶片上积累的灰尘都比市里少了很多。




希悄悄拉开部室的门,背对着她的绘里,似乎正若有所思。隔着一层薄膜,她举着饮料罐,伸向绘里的脖颈。




“嘶——”




绘里惊跳着回过头,希却笑吟吟地收回了手,把饮料罐藏在身后的桌上。看着绘里惊蛰的姿态,她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绘里定了定神,回想起刚刚的一层冰凉,抓住希的手。软乎乎地热。她拧成一团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面了。






“咱刚刚才从便利店回来嘛……”希推靠着购物车,看着绘里放下头发,商场的冷气呼啦包裹着她们。已经堆了好多了,购物车里,偷偷放进来的速食,被绘里眼疾手快地换成了即食蔬果,还有熟悉的洗发水,纸巾,卫生棉……绘里是如何得知自己几近没有储备的,希也不得而知。绘里的指尖撩过她的手背,扶上购物车时,她索性轻轻贴近了绘里。




佑子的鬈发懒散地搭在肩头,几缕垂下的深栗色勾在颈后。大藏去了附近的木料店,购物车里躺着生姜,蒜瓣…盘算着应付的款,冷气低,她的皮肤凉丝丝的,像被扔进了初秋转凉的街道,只心想着要不要去找间咖啡店等着大藏。怎样看来,自己都像是一个贤淑的小女人——谁能知道大藏总是乐于做饭给自己吃的。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想到那个人,就不自觉地微笑。




“佑子姐姐?”




听着熟悉的声音,她回过头去,许久不见的绘里和希正露出灿烂的笑容,目光停留在紧紧牵着的手上,佑子看着这对聚少离多的恋人,俨然带着夏日美酒的甘醇与回味。




“小情侣一起逛街?”她调侃着自家的妹妹,希倒是“嘻嘻”一笑,落得绘里哽不出声来。购物车里满满当当的居家用品,温融着都是已然同居的甜蜜氛围——这两个人,不会分隔太久的。




“是嘛,咱已经很长时间一个人去便利店了。”希掩着嘴轻笑,眼神偷瞄着身旁的绘里。单肩包,棒球帽,一点也没有社会人应该有的样子。总是一刻不停地跑着自己为绘里扣上正装衬衫第二颗纽扣的场景,如今看来,这个人果然更喜欢随和的服饰,尽管她一丝不苟的性格,用能让希联想到西装和排扣。




喜欢嘛。




随意地聊上几句,佑子幸福的神情让绘里越发安心下来。




超市里,渐渐多了些为准备晚餐的人们,让两人错觉到,似乎即将要在夕阳的余晖下,走向那个共同的家了。








鸭川的水,承载着一代又一代日本人的精神和情感的长长久久,绵绵密密。春夜成片的夜樱,在城市暧昧的灯火下,绽放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温暖色调,夏日,岸边的樟木林道,杨柳在春日之后依旧垂放着温柔细腻的枝条,一丝一丝勾留进行人的心扉。




还提着购物袋,希勾着绘里的手指,残留着热度的街道,鸭川边的小食店,已经要陆续亮起盏灯。




喜欢嘛。




一个人走这条街道,看清水寺四周的群山,看一座又一座连续不断的小桥,看鸭川的水面无比澄澈,倒映着青空,倒映着游动的鸭。看影子模糊吊在身后,看饮料瓶罐的吸管摇摇晃晃。




牵着手,什么也不看了。看不到林荫丛丛,看不到那条总是趴在草地上的大狗,懒懒散散摇动着尾巴,看不到的都是,除了绘里眼里那一抹湛蓝色,以外的一切。




爱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尤其此时此刻,夕阳将要落了。




没有汽船的鸣笛,一粒石子被悄然扔进河水,浅浅地,落入映着余晖的江面。




有一朝没一朝地聊,一个人讲自己赶稿的倦意,另一个人歪着头安静地看她的侧脸。情人能有什么日常?普通的相处,自然而然。




“不喜欢收拾残局。”绘里皱着眉头,“文化扫雪工”的工作,只有创作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自由自在。当然,笔尖绽放的,一缕一缕,满满都是希。




“工作嘛。”希想了想,绘里的坏习惯就是在工作时执拗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满眼笔记本杂揉的字符,也难怪她不喜欢。“绘里亲也要学着放松一下。…看看那个小池子里的鲤鱼?”她回想起那天晚上的灯光和温度,在盛夏傍晚的湿热里,清晰地抚摸着自己的记忆。




“连名字也起了…”绘里苦笑着咬着唇,北山的光景太寂寞,并不是她的空虚,没错的吧?




希笑弯了眼,看了看四下不多的行人,傍晚的阳光又落在绘里的耳发边,金色交织,连天空也黯淡下去。咬着的唇,有没有留下齿痕?她调笑着眯了眯眼,凑身吻上还在苦恼于工作的绘里。轻轻触碰,一个拙劣的恶作剧。




喜欢嘛。




“想让绘里亲,今天溜进咱的宿舍。”




希的声音像是落近小池的叶片,平和地撩动起绘里微微愣神又如小孩子一般的笑容。牵着的手收紧了,“好啊。”她的蓝眼睛泛着清澈的微光,“很久没有看过希的睡眼了啊。”






牵着手的背影还走在鸭川岸边的柳荫下。




只得很少数伉俪,在这风景线上建筑关系。






——最后一句是杨千嬅的「芬梨道上」的歌词,觉得很喜欢,就用上去了

评论
热度(47)
  1. 聪明可爱贱萌萌🐳💦淮河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啦!经常能遇到非常棒的文好幸福。

© 聪明可爱贱萌萌🐳💦 | Powered by LOFTER